查看完整版本: [-- [转帖]林良的兒童散文 --]

小书房社区-儿童文学、原创童话、儿童插画发表第一平台 -> 翡翠城[童书评论] -> [转帖]林良的兒童散文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若素儿 2005-10-21 18:04

[转帖]林良的兒童散文

國立台南大學語文教育學系專題研究論文







林良的兒童散文











研究者:吳雅莉

指導教授:王琅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三月



林良的兒童散文

摘要
文壇上的大老―林良先生,他所創作的兒童散文作品有三十一部,而其創作的年代先於兒童散文受重視之前,是一位眼光獨到的兒童散文作家。林良他熱愛寫作的原因,絕大部分跟他的家庭背景有關係,因為他從小就是生長在書香世家,總是得以成天與書為伍。本論文將針對「兒童散文」一詞作一明確的定義,並探討林良在當時進行創作時的時代背景;後半部將針對林良的作品作一分類及解析。筆者並以林良《淺語的藝術》為主軸,探討兒童文學家在進行創作時所應持有的態度,並依據林良的觀點來說明如何選擇合適的兒童散文讀物。





關鍵詞:林良、兒童散文、兒童散文讀物、國語日報、淺語的藝術



















目錄



第一章 緒論....…………………………………………………………………...1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1
第二節 研究範圍與限制…………………………………………………..2
第三節 研究方法…………………………………………………………..2



第二章 林良的家世背景與學經歷 ……………………………………………..4
第一節 林良的家庭及其成長背景………………………………………..4
第二節 林良的學習經驗與歷程…………………………………………..6
第三節 林良對《國語日報社》的經營與情感…………………………..7



第三章 兒童散文的定義及發展 ………………………………………………..9
第一節 何謂兒童散文……………………………………………………..9
第二節 兒童散文的發展………………………………………………….11



第四章 林良兒童散文作品的研究 …………………………………………….14
第一節 林良兒童散文作品中的分類及概說………………………….....14
第二節 林良對兒童散文創作的認知…………………………………….22
第三節 從《淺語的藝術》中談兒童散文的經營語句……………….….26



第五章 從林良的眼光看兒童散文讀物 …………………………………….…30
第一節 為何需要兒童散文讀物……………………………………….…30
第二節 兒童散文讀物對於孩童的影響………………………………….32
第三節 選擇兒童散文讀物的要領……………………………………….34



第六章 結論 ……………………………………………………………………37

附錄一 …………………………………………………………………………..38

附錄二 …………………………………………………………………………..39

附錄三 …………………………………………………………………………..40參考資料 ………………………………………………………………………..42第一章 緒論
前言
林良,人稱他為兒童文學界的大老,他所創作的作品包羅萬象,不外乎有:兒童故事、兒童散文、少年小說、兒童詩、兒童歌謠、童話、歷史故事、民間故事、廣播劇本等,並且也翻譯了不少國外優良的兒童讀物。林良的創作是從不間斷的,儘管他已達耄耋之年,但其創作思源仍綿延不絕,每一方面都有極高的成就。
迄今,林良仍不斷地在其主持的《國語日報》中發表文章,不論是寫給成人看的「夜窗隨筆」,抑或是寫給兒童看的「看圖說話」專欄等,都是膾炙人口的好作品,成人愛看,孩子也愛看。《國語日報》對於「兒童散文」亦十分地重視,因此有部分版面都是以「散文」的形式來執筆,希望孩子能從「輕鬆」的文體中獲得寶貴的知識。
本章將從論文的研究動機與目的、研究範圍、研究方法等方面來介紹本論文的核心及架構。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林良先生在兒童文學上的創作上十分地廣博,不論是自作或是譯作,每一本都是小讀者們心中的最愛,筆者自從進了南師就讀後,接觸了兒童文學,對兒童文學益發喜愛,尤其是林良先生的著作,更是令筆者愛不釋手,因為他往往都以那淺顯的文字、美妙的修辭、及富有童趣的創作精神來行文,每每令人想一本接著一本閱讀。筆者在從事兒童文學創作時,往往以林良先生的創作精神為指標。
有鑒於國內兒童文學上較少專書論述「兒童散文」一詞,且基於筆者對於林良先生兒童散文作品的喜愛,因此在眾多兒童文學形式中的作品,筆者獨挑「兒童散文」一體來做論述及分析,期望對於林良之兒童散文作品有更深一步的了解。
本論文的研究目的,旨在:從林良的眼光來看待「兒童散文」,並透過其家世背景更進一步地了解他寫作的背景與態度,最後從「鑑賞」的眼光來選擇合適的兒童散文讀物,期能為兒童文學界提供「兒童散文」的欣賞與評論之參考,並試圖界定這位「兒童文學界巨擘」的地位。



第二節 研究範圍與限制


林良從事兒童文學創作迄今將近五十餘載,其作品已有上百本,數量上相當地可觀。他的「筆」並沒有因為隨著年紀的增長而緩慢下來,他仍然勤於「筆耕」。除了專書的創作外,尚有在專欄上發表文章,其數量更是上千篇,如斯豐富的創造力,放眼台灣兒童文學作家,可謂無人能敵。
他的作品類型包含有:成人散文、兒童故事、兒童散文、少年小說、兒童詩、兒童歌謠、童話、歷史故事、民間故事、廣播劇本等,並且也翻譯了不少國外優良的兒童讀物,其出版品大約有一百六十餘本。筆者僅挑出其中屬於「兒童散文」範疇的作品來做研究,林良兒童散文著作總數三十一本,但因年代橫跨數十載,要找齊作品著實不易,故筆者僅就找到作品當中之十九本作一探討與研究,按年代順序分別為:《我有兩條腿》、《黃人白人黑人》、《聯合國合同基金會和你》、《爸爸的十六封信》、《小時候》、《鈴聲叮噹》、《一窩夜貓子》、《媽媽》、《我有一隻狐狸狗》、《爸爸》、《河馬在這裡》、《從水牛到鐵牛》、《笑》、《水景》、《茶葉故事》、《我會打電話》、《新農具》、《鄉土小吃》、《林良的散文》等。
不屬於林良之「兒童散文」作品(屬於他類之兒童文學著作),將不於本論文贅述。



第三節 研究方法


本研究以文獻分析為主軸來進行研究,在網羅了所有有關林良兒童散文的資料之後(及其個人所創作的作品),便開始進行資料的整理與分類,而大綱的擬定乃根據筆者所網羅資料的主題及本身對於兒童散文的認知而定。除了對所蒐集的資料加以整理之外,對於原始資料亦加以分析,並提出筆者本身的見解。除此之外,筆者於本論中亦利用詮釋法來解說「兒童散文」一詞的概念;而在分析林良兒童散文作品及創作觀念方面,則採用分析法及列證法。筆者將林良的兒童散文作品分為六類,並根據此六類兒童散文的特色,列舉林良的作品來作一印證,最後再從其作品中來分析他對於兒童散文的創作觀念,及用字遣詞的特色。論文末章則是利用列證法的方式來說明兒童散文讀物對於孩子的重要性,並詳述其選擇的技巧。
筆者亦於附錄中補充了林良的學經歷及其兒童散文作品一覽表,藉此彌補論文中內容的不足,並使本論文的結構能夠更加完整。

























































第二章 林良的家世背景與學經歷

前言
林良出生於西元1924年的福建省廈門市,迄今已邁入耄耋之年,但他仍時時保有如赤子一般的心,心不老,筆更是永保年輕。他的寫作題材往往都從日常生活中汲取,獲取了生活中最真實的靈感之後,便將它揮灑在兒童文學創作的這塊領域上,激起了廣泛性小讀者們的共鳴。他的每一部兒童文學作品都是用最「淺語」的手法來呈現,讓孩子們覺得能貼近這些作品,彷彿可以跟書交談一般。
林良的語言能力很強,他不僅懂閩南語、國語,甚至還略通日本話與廣東語,而且也能夠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這跟他的人生經歷有莫大的關係。除了語言能力精通之外,這位兒童文學領域的巨擘—林良先生,他所寫的兒童文學作品時常獲得國家大獎,而其本身所經營的國語日報社對於兒童文學創作亦不遺餘力,總是獲得家長及小孩子們的喜愛。
本章將以林良的家世背景及學經歷為其討論重點,並闡述林良與國語日報社間的淵源與情感。



第一節 林良的家庭及其成長背景

一、家世背景
林良,別名:子敏、小良、路恆、牡丹、子安,出生於西元1924年的福建省廈門市,祖籍為福建省同安市。林良的父親林慕仁,母親吳寶釵,育有四男一女,林良排行老二,但其哥哥早夭,故林良為實質上的老大,下有二弟一妹。林良七歲以前隨著父母親舉家遷往日本神戶居住,到了七歲以後才全家遷回福建省廈門市居住。由於祖父是清朝的地方官員,所以學習官話便成了林家的重要課題與興趣,而林良因自小在此環境之下耳濡目染,故對於他語言能力的形成有莫大的影響,且因居處於書香世家,故從小便與各式各樣的書結下了不結之緣,但因為他內心充滿著對文學的熱愛,所以他並沒有繼承其父親對於化學的興趣。



林良回憶小時後說:父親喜歡化學,經營化學工業社,主要是賣香水、髮油、雪花膏等女人用品;而為了因應市場潮流,父親不斷吸取新知,他愛讀日本化學書籍,當時曾存一筆錢在一家日本出版社,一有化學新書問世,出版社就會寄來,等到互頭快沒錢了,出版社會來通知,父親就馬上匯錢過去。所以,當時林良家裡的化學書籍很多,但這些書籍卻一點兒也激不起他的閱讀趣。


林良的父母親儘管都很愛看書,但林良認為影響他喜歡閱讀最深遠的人是舅舅,因為他的舅舅喜歡英美文學,故蒐集了很多英美文學的創作作品,每每林良總愛躲在舅舅的書房內享受閱讀的樂趣,故在日積月累之下,林良就越來越喜歡文學作品了。除此之外,由於林良的父親主要在開設化妝品工廠,故林良的家境從小就很優渥,父母親的管教態度也傾向於開化民主,也常鼓勵孩子看書,而林良也在父親開設書店的那段期間讀了不少的書,因此奠基了他豐厚的學養,也激發了他對於寫作的熱愛。雖然因為戰亂的關係使得林家曾一度家道中落,但林良並不因此而怨天尤人,反而是以坦然的心來看待一切事物,這應該跟他父母親及弟妹在精神上的支持有很大的關係。



二、融洽的親子關係
林良之妻為鄭秀枝女士,他倆育有三個女兒:老大為林櫻,喜歡畫畫;老二為林琪喜歡彈琴;老么為林瑋,喜歡做手工。儘管三個女兒的興趣都跟林良不一樣,林良仍然認為:



「當孩子的興趣與父母的期望不完全符合時,就順其自然吧,這是勉強不來的。」


林良對於三個女兒的管教方針有一套,他認為:聽孩子說話,省事又效果好。而三個女兒對於這位她們心中偉大的父親各有不同的看法:



童年,我在家的時候,爸爸也在家。爸爸的書房是我常常去報到的地方。我的許多人生問題,都是在爸爸的書房中解決的。
…林櫻



他常常告訴我:「求學問好像建設一樣,沒有時間的限制,而且要細水長流,一點一點的積攢,不在乎場地和方式,總有一天,你就會發現,自己竟然走過這麼長的路,建設了這麼堅實的根基。」這對於好快、好猛幹的我,有很多緩衝平衡的作用。
…林琪



我討厭他說話那麼慢,害我著急。我更不喜歡他慢吞吞毫不在乎一切的個性。但是,我知道,我更喜歡他富哲理的思想和像女孩子一樣好善好柔而敏感的心。
…林瑋

經由林良三個女兒的談話可得知,林良與孩子的相處方式重在溝通、傾聽與回應,三個孩子對於這位文學巨擘的父親相當的敬佩與崇拜,像這樣開明的親子教育,林良在其散文著作《小太陽》中著墨不少,追根究底林良其實是在仿效他已故的開明父親,做三個女兒心中開明的好爸爸。



第二節 林良的學習經驗與歷程

林良的家世在當時那個時代算是書香世家,家境是不錯的,但因為戰亂的關係而常常舉家遷移,家道也因此而中落,就連所就讀的學校也因戰亂的關係換了好幾所,但這並不阻礙這文壇中「小太陽」的發展,反而造就了他以積極的態度來看待人生。
林良在幼年時曾於日本神戶居住,並就讀於當地廣東華僑所辦的幼稚園(1928),故習得了當地之日語及廣東語,奠定了他日後豐厚的語言溝通能力。七歲時,林良舉家定居在廈門,並就讀於當地之教會小學,之後又轉到大同小學。國小畢業那一年,林良報考的初級中學是省立十三中學,他描述了當時的情形:



…報名的那一天,我必須自己一個人從鼓浪嶼坐渡輪到廈門去辦手續。…船開了,有一個穿中山裝的中年人對我點點頭,笑一笑說:「自己一個人?」 我趕緊回答說是的。…這是我第一次出遠門,也是我第一次跟陌生人說話。
(林良:《林良的兒童散文》:〈坐渡輪〉)


因適逢中日甲午戰爭(1937),故林良一家遷移至鄰島鼓浪嶼,且錄取的學生在不久後也因戰亂而遷往鼓浪嶼的同文中學上課,沒多久因為鼓浪嶼的情勢不穩定,因而學校在此時宣布停學,林良舉家又遷移至香港,後來又到越南避難,一年後(1938)又回到了鼓浪嶼,林良在舅舅的安排下進入一間由外國人所辦的貴族學校「英華書院」,插班中學二年級。
在林良十九歲那一年(1942),因為廈門糧食的缺乏,林良跟隨著父母由老家廈門逃難到福建的漳州,並於當地的一所公立小學擔任教職(1943-1945)。對日抗戰勝利後(1945),林良又回到廈門居住,並辭去了教職,進而擔任青年日報的記者(1945-1946),為他日後的寫作生涯埋下了伏筆。
抗戰勝利後,政府為了接管台灣,於是決定在台灣推行國語的運動,招考前往台灣來推行國語的人員,結果林良憑著其堅強的實力而考上了,因而踏上了台灣這塊陌生的土地。不久因大陸淪陷,政府遷台,使得林良自此之後便長居在台灣發展,無法回到故鄉。
在國語推行委員會內工作了兩年(1946-1948),後因該會創辦了《國語日報》,故林良隨即辭去公職,並進而開始他服務《國語日報》的生涯(1948—),從一開始的編輯、出版經理、社長、發行人一直到董事長,逐步奠基了他在台灣兒童文學地位上的重要性,論其成就及影響力,可說是台灣第一人。有關其學經歷及得獎一覽表請參見附錄一及附錄二。



第三節 林良對《國語日報社》的經營與情感


《國語日報》創刊(1948)至今業已經過了半世紀,隨著時代的進步,《國語日報》亦不斷在尋求「創新」,從一開始創刊號的一次一大張開始,各版的內容亦逐年豐富,不外乎有:焦點新聞版、文教新聞版、副刊版、兒童文學版、兒童園地、兒童文化資產版、藝術教室版、教育版、家庭版、生命教育版、星期人物版、兒童新聞版等,一直到後來「小作家」月刊的問世,「大家談教育專欄」的設立,「牧笛獎」的設立 ,「資訊特刊」的發行,並著手力促兩岸兒童報業的交流等----,林良都常伴在《國語日報》的左右,並在閒暇之餘從事兒童文學創作,因此這位小朋友口中的林良爺爺是一位天使,一位會說故事的天使。
透過《國語日報》,林良與孩子們建立關係最直接的橋樑;透過《國語日報》,林良利用他那隻永遠都不會老的筆來與孩子對話,藉此增進與孩子間的情誼。在《國語日報》任職至今業已五十六年,數十年如一日,林良總是費盡思量的為孩子們打造國語教育的素材,如林良時常有:看圖說話、童詩、兒童散文等作品刊登在國語日報>>的各大版上,提供兒童扎穩其語文基礎的素材,並協助孩子發展日後的語文能力。
《國語日報》是一份專門為孩子量身訂做的報紙,社長張學喜說:



《國語日報》是一份以兒童為主的家庭報紙,也是全球推廣國語文教學歷史最悠久且具成效的資深媒體,在創刊五十六年的新階段裡,寄望透過無遠弗屆的網際網路傳播力量,整合相關資訊,並藉由《國語日報》兒童網站的成立,讓全球的兒童、家長、老師和對國語文教育有興趣的朋友一起來分享這寶貴的資源。
(出自於《國語日報》資訊網站)


《國語日報》著實是一份真正真正屬於孩子們的報紙,身為發行人兼董事長的林良,除了勤於筆耕外,亦將畢生的精力都奉獻給了《國語日報》―這座可與孩子們做直接溝通的橋樑,他的用心及堅持使得他成為兒童文學界的權威,他這位前輩的發聲,可能都會成為後輩仿效的主要對象,其影響力之大顯而易見。







第三章 兒童散文的定義及發展

前言
「兒童散文」是兒童文學中的「散文形式」,雖然以「散文形式」為首的文體不外乎:童話、故事、寓言、傳說、神話、傳記、日記、小說、遊記、笑話、小品文、及散文等 ,但「兒童散文」這個文體是近年來才被獨立出來的。部分兒童文學作家也曾對此類文體下定義,如:林良先生、馮輝岳先生、林文寶先生、桂文亞女士等,但以林良先生下得最簡潔有力。以下筆者將分兩部分來論述:第一部分論述「兒童散文」的定義;第二部分將論述其發展。



第一節 何謂兒童散文


在為「兒童散文」下定義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何謂「散文」?在西方的文學中,往往稱詩、散文、小說、戲劇為文學的四大類。除了有特定形式、特定結構的詩、小說、戲劇外,剩下的都是「散文」。 這跟我們的分類形式是一樣的,在我國的古典文學中,老早就有一部優良的散文作品,即《古文觀止》一書,至今仍廣為流傳,其影響力之大可見一斑。「散文」的創作是最不受格律限制的,若以現代文學的眼光來觀看,「散文」像是一般日常語言世界裡的「文學碼頭」:



一般的日常語言從這裡起錨,航向文學的海洋。我們常常從散文的閱讀中,得到文學的啟蒙。我們所以能相信一般的日常語言具有文學的性能,也是從散文的欣賞中得到啟發的。我們從散文的研讀中,體會到一般的日常語言除了實用價值以外,還能具有「文學價值」。……。只有在散文的欣賞中,我們才能觀察到人人共同使用的一般語言,……。


林良以一段簡單的話來概括了「散文」在文學中的價值,除了具備「實用化」外,尚具備有「文學化」的價值。他所指的「散文」,是指「文學的散文」,作品裡要有足夠的文學動作、文學技巧,或者說,作品裡有足夠的「文學活動」,能給我們「文學的滿足」的那種文章。
如同成人有「成人散文」一樣,「兒童散文」這類文體著實有其被保留在兒童文學中的必要性,因為兒童也需要有「動人的人生經驗」。林良曾在《淺語的藝術》中為「兒童散文」下了如此的定義:



我們所提倡的「兒童散文」,指的是為兒童寫作的「文學的散文」。這種散文是向兒童傳達自己的「動人的人生經驗」,但是作者必須運用兒童能體會的題材,運用能激起兒童心理反應的語言。
(林良:《淺語的藝術》,205頁)


從兒童文學創作的觀點來看,「兒童散文」這個概念包含兩個意義。一、讀者是兒童的。二、寫給兒童的。因此,「兒童散文」的寬鬆定義應該是:



兒童文學作家寫給兒童欣賞的散文。或者更簡單的說:「寫給兒童欣賞的散文」。它不能超越兒童的知識、經驗和語文能力太多。


若是兒童散文的內容超越兒童的知識太多,這種作品對於孩子想必宛若「無字天書」一般,即便閱讀完也無法了解其義,如此,小讀者很容易就失掉繼續閱讀的興趣。
截至目前為止,兒童文學界對於「兒童散文」的定義大多採林良的說法--「寫給兒童欣賞的散文」為主要依據。兒童文學作家在寫作的時候,必須時時警惕自己「心中有兒童」、「筆下有兒童」,這樣的作品才可令小讀者咀嚼出「動人的人生經驗」來。
林良早在其他作家提出「兒童散文」前,對於「兒童散文」的提倡不遺餘力,除了自己大量兒童散文作品的創作外(將於第四章第一節做詳細介紹),另呼籲其他兒童文學工作者,必須正視「兒童散文」這類文體,並鼓勵多多創作,如今「兒童散文」已被看成是一種獨立的文體,林良的提倡可說是功不可沒,其眼光之獨到應當是被肯定的。


第二節 兒童散文的發展


「兒童散文」這個名詞乃是兒童文學中比較後起的文體,起初並不怎麼受重視,只當是一種「散文式」的敘述筆法,並沒有將它看成是一種文學性的「文體」,直到西元一九七六年由於教育部特別設立有「兒童散文」創作的獎項,始喚醒了此類文體的重要性。數位兒童文學作家曾對兒童散文的發展做分期:杜榮琛在〈兩岸兒童散文初探〉中曾將它分為三期,分別為:遠期(一九一九年至一九四九年)、中期(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七六年)、近期(一九七六年至今),中期是屬於播種萌階段,近期則屬於成長茁壯階段。 馮輝岳在《有情樹—兒童文學選集1988~1998》一書中之〈編者的話〉,以西元一九八O年代為分水嶺,探討在此之前及在此之後的兒童散文發展。
追溯兩岸兒童散文的發展,中國大陸一般是以冰心(謝婉瑩)所創作的《寄小讀者》為首部兒童散文集。冰心於「五四」時期留美期間,曾寫信給北京《晨報副刊》,建議設《兒童世界》的專欄。該報接受建議後,於同年七月二十四日開闢此專欄,並從第二天起連載她為小朋友寫的《寄小讀者》,成為當時最暢銷的兒童散文集(見杜榮琛:〈兩岸兒童散文初探〉,54頁)。台灣一般是以由謝冰瑩所著,正中書局所出版之《我的少年時代》為首部兒童散文集(見馮輝岳:《有情樹—兒童文學選集1988~1998》,545頁)。
以下筆者將以一九八O年代為分水嶺,探討台灣地區「兒童散文」的發展:

一、 一九八O年代以前的兒童散文:
在此之前的作品可謂寥寥無幾,且「兒童散文」此類文體並沒有受到太大的重視(跟當時成為主流的童詩、童謠比較起來),直到一九七六、一九七七年,教育部在文藝創作獎中,曾經設置兒童文學創作獎,一九七六年分散文、童詩兩組;一九七七年分散文、少年小說兩組,參賽者均很踴躍,「兒童散文」一詞也於此時才偶有人提起。然而,至一九七九年起,教育部取消了兒童散文創作獎的甄選,至此,兒童散文又沉寂了一段時間。
在這個時期內,台灣省教育廳出版的「中華兒童叢書」約四百多本,當中的散文集如:《青青草》、《永恆的彩虹》、》《祖母的柺杖》、《一窩夜貓子》等,每一本均分別邀請十幾位知名作家回憶他們的童年,並將它寫成一篇篇動人的散文,這些都是成人為孩子們所寫的散文集子,這在兒童散文「蕭條」的時代中,是比較值得可喜的事情。
一九八O年以前,我國的兒童散文作品可真是寥寥無幾,報上雖偶有幾篇零星的作品發表,但卻又被歸類為生活故事。這段時間沒有兒童散文作家,幾乎可說是沒有「兒童散文」的時代。

二、 一九八O年代以後的兒童散文:
此年代之後,台灣地區兒童散文始漸漸地蓬勃發展。由於《民生報》兒童版主編桂文亞女士在其所主持的版面中,廣邀作家們寫稿,並大量刊載散文作品,並且出版散文選集,由於她的「拋磚引玉」,讓許多的兒童文學作家也紛紛地投身此行列中,如當時有名的作家:馬景賢、謝武彰、李潼、王淑芬、馮輝岳、林芳萍、陳素宜等。《民生報》並於一九八七、一九八八年,連續舉辦了兩次兒童文學徵文活動,均將散文列為其主要項目當中,同時在該版開闢「溫馨的小品文」專欄,選刊優秀之散文作品,至此散文不再「低頭」;在此時,《兒童日報》亦時常有清新、雋永的作品刊出,爾今雖已停刊,但對於兒童散文的提倡亦不遺餘力。
一九九四、一九九五年,中華民國教材研究發展學會為鼓勵兒童文學創作,充實兒童語文教材,特別提供獎金辦理了兩屆的「兒童語文教材創作甄選」,分低、中、高三組,分別甄選詩歌、散文、故事三類作品,由於獎金高、字數少、錄取名額多,故參選的作品十分踴躍,使得兒童散文的創作頓時間「活絡」了起來。
一九九五年,《國語日報》進行改版,確定兒童版以刊登散文創作為主,幾年來刊出了不少好作品,也鼓勵了許多新秀提筆創作。
一九九六年以後的陳國政兒童文學獎甄文,改為只甄選散文和圖畫書兩類,首獎獎金高達十萬元,一時間帶動了散文寫作的風潮。
此外,各地亦舉辦了兒童文學研習,例如:一九九七年九月,由兩岸兒童文學研究會、《民生報》主辦,《國語日報》協辦的「少年兒童散文研究班」,即講授了兒童散文的創作技巧。
一九八O年代以後至今的兒童散文發展,可謂是「步步高升」,而其「高升」的原動力乃在於「鼓勵」,有鼓勵就會有進步,此乃人性之特徵,我們期待能有更多愛護、養護「兒童散文」的作家挺身來提倡,相信「它」將會像百年女兒紅一樣地----「越陳越香」。























































第四章 林良兒童散文作品的研究

前言
「兒童散文」這類文體雖然從1980年代之後才開始受到重視,但一些作家在此之前便已開始進行創作,文學界大老—林良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在此之前已創作的作品有:《哪裡最好玩》、《會說話的鳥》、《影子和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你》、《爸爸的十六封信》、《我有兩條腿》、《草和人》、《家》、《黃人白人黑人》、《小時候》、《鈴聲叮噹》、《媽媽》、《老師的節日》、《雙十節》、《我有一隻狐狸狗》、《清明節》、《中秋節》、《過新年》、《爸爸》等作品,其中最膾炙人口的作品莫過於《爸爸的十六封信》,不管是從前或是現在,都被收錄在課程的教材中,其影響力之大可見一斑。本章將針對林良先生的兒童散文作品作一番概說,且描述他對兒童散文創作的認知,並針對《淺語的藝術》一書,提出兒童散文在創作中所應運用的語句。



第一節 林良兒童散文作品中的分類及概說


筆者談過,在1980以前是很少有「兒童散文」一詞出現的,但林良在《淺語的藝術》中曾提到幾種「兒童散文」的類型:



每一期的兒童刊物裡,都會有一篇簡短的「編者的話」或者「每月的話」或者「我們的話」或者「跟小朋友談談」。……。這可以算是目前我們已經有了的「兒童散文」的一種。另一種是「信」,……。還有其他各種 知識性的兒童散文,跟孩子講科學的,講歷史的,講地理的,講作文方法的,也都應列入「兒童散文」的範圍。
(林良:《淺語的藝術》,203-204頁)


依據林良的認定及看法,我們可以將他所謂的兒童散文定義為:除了童詩、童謠、童話、寓言、傳說、小說、劇本外,其餘都為兒童散文,且必須是為兒童所寫的「文學性」散文。這種散文是向兒童傳達自己「動人的人生經驗」,但是作者必須運用兒童能體會的題材,運用能激起兒童心理反映的語言。(林良:《淺語的藝術》,205頁)
基於這個原則,林良從事了多部兒童散文作品的創作,其所創作的作品有三十一部(請參考附錄三),但由於其創作年代橫跨數十載,有的作品已遺漏,筆者僅找到十九部,本節將針對所找到的作品分兩部分來探討:第一部份將其作品分類並概說;第二部分將針對作品探討其特色。

一、 林良兒童散文作品之概說
筆者將林良的作品分為以下六類來探討:

(一)知識散文:
林良善於用「散文」的形式來傳達知識,不僅僅是用字遣詞淺顯,並且與兒童的生活經驗息息相關,他認為這樣才能夠成功地傳遞知識給兒童,讓兒童能夠從文中達到累積知識的目的。
在《黃人白人黑人》中就介紹了辨別「人種」的專門知識:


科學家為了研究人類的方便,先把全人類分成「蒙古人種」、「高
加索人種」、和「尼格羅人種」這三個大類。然後再把每一個大
類分成幾個小類,越分越細。
(林良:《黃人白人黑人》,16頁)


除了教兒童如何辨別世界人種以外,林良在文末以一種輕鬆的語氣對孩子說:



無論是個人,還是國家,在景況不好的時候,應該加倍奮發努力,改善自己的環境。在景況好的時候,應該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鄰居脫離窘境,使大家獲得較好的生活。
(同上,51頁)


林良這樣的安排當然有其用意在,主要目的是在鼓勵兒童不要有「種族歧視」的觀念產生,而是要秉持著「互助互愛」的世界觀,來平等看待每一個族群。
除了介紹人種以外,林良還教孩子數數,主要在《我有兩條腿》、《我會打電話》等兩本書中有提到:

螃蟹,螃蟹,你的媽媽不教你往前走嗎?你的腳也不少,我來數數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你有十隻腳!
(子敏:《我有兩條腿》,20頁)



珍珍跟著媽媽唸,學會了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和零。
(林良:《我會打電話》,14頁)


知識散文除了以上介紹外,尚有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與國語日報社合作推出的自然生態保育叢書―《河馬在這裡》。林良在此書內讓河馬以「第一人稱」的口吻來跟孩子談話,在這一問一答中,作者對於野生動物「保育的意識」表露無遺:



希望人類能讓我們活下去。像我們塊頭這麼大的動物,地球上不會再有。希望人類不要讓我們絕種。
(林良:《河馬在這裡》,28頁)


除此之外,林良並為行政院農委會寫了七本田園之春叢書(請參照附表三),均與農家生活或風景息息相關,其中《茶葉故事》就教你如何製茶;《從水牛到鐵牛》就介紹從前所用的牛車,以及現在所用的「耕耘機」、「收割機」、「拖曳機」等,明顯地對照出從前耕作的辛苦,以及現代機器所帶給農民們的方便;《新農具》中就介紹了現代耕作時所用機器的構造,如:「播種機」、「插秧機」、「耕耘機」、「曳引機」、「施肥機」、「收割機」、「噴藥車」等。

(二)敘事散文:
在林良的兒童散文作品中,「敘事散文」也佔有相當大的比例,因為「敘事散文」最能夠將作者所要表達的意思傳達給小讀者知道,而小讀者也樂於與作者以這種方式來得到心靈上的契合與共鳴。在《林良的散文》一書中收錄有三十五篇文章,其中有二十四篇主要敘述了作者的童年生活:有〈想家〉、〈看海〉、〈坐輪船〉、〈倒爬滑梯〉、〈小小電影院〉、〈做生意〉、〈「兩座」啦〉、〈看電影〉、〈古老的果園〉、〈古街〉、〈小植物園〉、〈坐馬車〉、〈井〉、〈跳車〉、〈第一次坐汽車〉、〈鬥蟋蟀〉、〈風箏〉、〈練腳力〉、〈山中〉、〈大量閱讀〉、〈小書庫〉、〈第一次認字〉、〈狀元餅〉、〈我的書法課〉等;另外,不是在描述作者的童年生活的則有〈撿球的小紳士〉、〈庭院〉、〈小石子兒〉、〈上班路〉、〈雨和我〉、〈魚、鳥、狗〉、〈划船〉、〈初見台北〉、〈雨天和陰天〉、〈鳥聲〉、〈破雨傘〉等。林良在《小時後》一書中,敘述了自己小時後愛做的十七件事情,語氣詼諧有趣,內容婉約動人,好似真的將自己小時後的趣事搬上螢幕一般。而在《笑》中則是描述「笑」給人的感覺像花開、像大晴天、像又圓又大的月亮、像小太陽、像鳥兒唱歌、像洪亮的喇叭聲,所以要常笑,否則就會像花謝、像陰天、像黑夜沒有月亮、像天沒亮、像鳥兒飛走了、像吹喇叭的人都走開了一樣。林良他用正反例來闡述「笑」或「不笑」所帶給人的感覺,並鼓勵孩子要常笑,才會討人喜歡。
林良在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的《我有一隻狐狸狗》一書中,則是描寫了小朋友安安如何照顧小白,從原先的疏於照顧,到後來照顧得有聲有色,詳述了安安養狗心境的轉變。
在中華兒童叢書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你》詳盡說明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成立的宗旨及功能,內容著重在介紹,故比較缺乏趣味性;《鈴聲叮噹》則是廣泛地介紹「鈴」跟「鐘」,讓小讀者可以進一步地了解這兩樣東西;《一窩夜貓子》是一本由多位兒童作家合著的一本散文集,林良著有首篇文章〈一窩夜貓子〉,故以首篇來取書名,當中他提到:由於自己的熱愛「夜生活」,進而帶動了家人喜愛「夜生活」的氣氛,最後他為了圖得片刻寧靜,於是選擇了清晨來享受寧靜:



現在,我只有選擇清晨了。清晨是不受夜貓子侵犯的。在夜貓子窩裡,要享受真正的寧靜,只有在清晨。我應該從深夜裡逃出來,躲到清晨裡去。
(林良等:《一窩夜貓子》,4頁)

最後,他期待家人也能夠跟上他的腳步,過個「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的正常生活。

(三)說理散文:
「說理」的散文若是拿捏得不好,很容易流於「教條式」的文章,這樣的散文不會受小讀者們的歡迎,他們所喜歡的散文是:能夠以一種生動活潑、輕鬆詼諧的語氣來談大道理;而不是以「本來就該如此」的價值觀來灌輸,這樣會使他們厭於閱讀。林良知道小孩子不愛說教的話,所以他在《爸爸的十六封信》一書中,就以一種「爸爸對女兒關愛」的口吻來寫,且是以一種「書信」方式來呈現的「說理散文」。他經常因為忙碌而比較少跟女兒談到話,但他絕不會放棄對於女兒們的教育,對於孩子們的難題,身為父親的林良儘管再沒有時間,他也會以另一種形式「書信」來解答孩子心中的疑惑,而林櫻(林良長女)就是當中最大的「受益者」:



我把這些信保存下來。到了小學畢業那年,數一數,竟有十六封,裝訂起來,真像一本小書。這裡所發表的,就是我所珍惜的那十六封信,完完整整的。每想到這件事情,我就覺得有趣。父親忙得沒工夫跟我談話,卻有時間為我寫了一本書。
(林良:《爸爸的十六封信》,4頁)


這十六封信的內容除了幫林櫻解決煩惱外,林良甚至以自己為切身的例子來勉勵林櫻,顯示出一個父親對於女兒的期許,同時也是父親自己做人處世的原則,以下為這十六封書信的重點提要:


第一封信 〈為什麼大家不理我?〉 …5頁
第二封信 〈專心的人是活神仙〉 …9頁
第三封信 〈「樂觀」使你萬事如意〉 …14頁
第四封信 〈從從容容,穩穩當當〉 …17頁
第五封信 〈不敢站起來說話的人〉 …22頁
第六封信 〈別人可以跟你「不同」〉 …26頁
第七封信 〈朋友就像一本一本的好書〉 …30頁
第八封信 〈最不應該的行為〉 …34頁
第九封信 〈誰都怕失敗,但是… 〉 …38頁
第十封信 〈也應該替別人想想〉 …43頁
第十一封信 〈快樂的敵人—發脾氣〉 …47頁
第十二封信 〈孔雀是不妒忌的〉 …51頁
第十三封信 〈「一人」對「眾人」〉 …56頁
第十四封信 〈最受歡迎的人物〉 …60頁
第十五封信 〈「這是我應盡的責任」〉 …64頁
第十六封信 〈人人都有自己的難題〉 …68頁

(四)抒情散文:
林良在傳達知識上,淺顯易懂;在敘事上,生動有趣;在說理上,令人心悅臣服,不覺有教條式的訓導;而在抒情上,更是將親子間溫馨的情感展露無遺:

我也有媽媽。媽媽大,我小。小時候,媽媽抱著我。小時候,媽媽餵我飯。小時候,媽媽教我走路。小時候,媽媽帶我出去玩。媽媽做好吃的東西給我吃。媽媽買新衣服給我穿。媽媽喜歡我,我喜歡媽媽。
(林良:《媽媽》,16-30頁)


《媽媽》是一本幼兒圖書,雖主要是給稚齡兒童看的,但他在文字的安排上卻很優雅脫俗。他以優雅的文字來串起母子間親密的情感,並藉著與動物的媽媽作比較,來突顯出自己媽媽的「特殊」與「可貴」。
而在《爸爸》一書中,亦是描述親子間相處的親密情景,與《媽媽》一書的性質相同。文中以小孩子的口吻來描述自己與爸爸間生活的場景,爸爸除了在閒暇時帶他去玩以外,平時尚且幫他解決了許多留在心中的疑惑,儼然是孩子心目中的「英雄」。

(五)寫景散文:
林良觀察力敏銳,在描述風景時也是很細膩的,除了給人有一種「畫面美」外,尚有一股優美的文字流竄心中(因為他善於利用修辭技巧),是「表裡如一」的真實描述手法。最可貴的是:他往往用兒童的語氣來描寫如詩般的農家鄉村景色。



大雨來了,要給大地一次淋浴,洗亮了一片片的樹葉,洗綠了一座座的青山。
(林良:《水景》,13頁)


林良以「擬人」的手法來描述田家風光,更增添了幾許大地迷人的風采。

寂靜的池塘,是田間最美的角落,像一杯迷人的綠酒。青青的池
草那麼綠,飄游的浮萍也是那麼綠。
(林良:《水景》,16-17頁)
林良將「寂靜的池塘」比喻成一杯「迷人的綠酒」,整個畫面都是那麼地綠,如詩如畫,令人神往不已。

(六)狀物散文:
林良這類的散文居少數,最典型的莫過於《鄉土小吃》這本書。這裡頭介紹了美味可口的貢丸、蚵仔煎、肉羹、擔仔麵、肉丸、虱目魚湯、蚵仔麵線、豆花、麵茶、牛舌餅、烤蕃薯、爆米花、燒肉粽等知名小吃。他利用了幾句簡短有力的話便勾勒出食物的香噴美味,瞧他就這麼描述「肉丸」:



白白亮亮的皮兒,形狀像個圓圓的寶盒。從滾燙的油鍋裡撈起,用剪刀在皮兒上剪開一個十字,露出肉丁、筍絲做的餡兒。撒點兒香菜末,澆上一匙甜辣醬,吃起來說不出味道有多好。
(林良:《鄉土小吃》,10頁)


《鄉土小吃》就是用那麼「真實」的語氣介紹美食給讀者,讓每一個讀過的大小讀者,都會想要實地走訪品嚐一下,其食物之美味可不輸西方的速食文化呢!


二、 林良兒童散文作品的特色
林良作品的特色主要可以分兩方面來談,一方面為內容,另一方面則為形式。

(一)內容方面

1. 傳遞知識為主:
林良認為:「兒童散文」是一種很自由的文體,用這種文體來傳遞知識是

最恰當的,不僅語言自然,且活潑度可以自由掌控,這種傳遞知識的方法最兒童所喜歡。在傳遞知識的散文中,林良以有個人風格的說解方式,以文學性高的語言,以有趣的筆調,使得生硬的知識平易近人。傳遞知識的散文如之前所提,有《黃人白人黑人》的介紹人種;有《我有兩條腿》、《我會打電話》的教孩子數數;有《河馬在這裡》的教人要愛護生態環境;還有一系列的田園之春叢書等,都是介紹知識的良好媒介。



2. 分享生活經驗為主:
林良曾說過:兒童散文的創作要進入生活,因為兒童的生活經驗不若成人豐富,所以成人可以將自己切身的生活經驗與兒童分享,讓兒童也能夠從中體會到生活的樂趣。《爸爸的十六封信》就是以一個父親的身份,來跟女兒分享自己的生活經驗,並教導其處世態度,是女兒心中的好爸爸。在《小時候》一書中,林良以一種很接近兒童生活的語言,來描述自己的童年生活,其童年天真活潑的一面躍然紙上。在《林良的散文》一書中,林良列舉了三十五件日常生活的瑣事,雖是瑣事,但卻生動無窮;不僅分享了經驗,也從中獲得了啟示:


蟋蟀鬥,我們不鬥。我的蟋蟀也給你。
(林良:《林良的散文》,100-101頁)

(二)形式方面

1. 結構佈局

(1)陳述事件多以順敘法:
順序法的應用是依時間的先後,來做陳述先後的依據。讀者可以隨著文字的閱讀,明白事件先後與始末。例如:《林良的散文》〈坐渡輪〉一篇中,他敘述了自己畢業後報考了省立十三中學,之後一連串坐渡輪的經過,最後遇上了自己同校的老師。隨著時間的經過,而事情也一步一步地依順序而發生。

(2)以三段式組織說理散文:
三段式,就是以開頭呈現問題,中段發展問題,結尾總結問題三大段為文章的組織架構。例如:《爸爸的十六封信》就是以這種形式呈現,起先林櫻的問題先拋出,再來林良根據問題做敘述,最後提出解決之道,在這一問一答當中,充分顯現了父親對於女兒的關愛。



2. 敘述人稱的觀點
林良多以第一人稱「我」為主要敘述的觀點。由於創作者是成人,而閱讀者是兒童,若以第二人稱或第三人稱為主要觀點來敘述,總是沒有比第一人稱敘述來得親切,所以,林良為了降低與小讀者間的距離感,往往以第一人稱「我」的口吻來進行創作。但必須注意的是:創作者必須配合文章的內容來改變人稱敘述的觀點,而非毫無變通性地一直以「我」為中心來進行創作。



3. 語言運用

(1) 善用「比喻」:
「比喻」即是以甲喻乙,可以是明喻、暗喻、略喻、借喻,甚至可以博喻,端在於創作者的喜好,但林良最常用的為「明喻」,因為最「簡潔有力」,毫不「隱晦」。例如:



朋友能增長你的知識,擴充你的生活經驗,所以朋友真像是一本一本的好書。
(林良:《爸爸的十六封信》,32頁)

(2) 善用「擬人」:
「擬人」若用的好會讓人倍覺溫馨可愛。例如:



河馬不是電影演員,不喜歡在閃光燈下表演,讓人拍照。河馬要過平靜的日子。
(林良:《河馬在這裡》,21頁)



第二節 林良對兒童散文創作的認知


兒童散文,是作家們專門為兒童所寫的散文,不同於成人散文。它的題材相當地廣泛,不論是敘事散文、論理散文、或抒情散文等,皆為兒童散文創作的良好題材,且得以藉此來傳達作者所要表現的情感。由於「兒童散文」主要的閱讀對象是兒童,所以散文的創作不論在形式上或內容上,都應該要考慮到兒童的生活經驗及語言習慣。如果,作家們可以以一種生動、活潑、有趣的方式來呈現,並確切地與兒童的生活經驗結合,想必能夠引起小讀者內心的共鳴,並進而激發他們閱讀的興趣,對於教育是有正面意義的。兒童文學界大老—林良先生,多年來對於「兒童散文」的提倡不遺餘力,堪稱文壇上的巨擘,他個人對於「兒童散文」的創作有一番獨到的見解,以下將針林良先生對於兒童散文創作的「題材」、「文學風格」、以及「手法」等三方面來探討。

一、日常生活都是寫作的「題材」:
林良為兒童所寫散文的題材多取自於生活中,對於這點他是這麼表示的:



文學的重點是在表達,讀者讀的是對題材的處理,而不是題材的本身。
(萬麗慧:〈兒童文學的領航者—訪《國語日報》董事長林良〉)

林良之所以認為兒童散文的創作要進入生活乃是因為:他認為如此的創作精神,可以使孩子們發現生活中更多的樂趣。成人思維最大的特色乃在於「概念化」, 即是將一切對於天地萬物的種種認知加以比較及歸納,並進而抽取其中的特質,於是形成「概念」,並導向高層次的思考。但是,兒童的生活經驗若是不足,教他如何了解成人所謂的「概念」呢?所以勢必要進行一番「概念還原」的功夫:



兒童文學家如果直接對小孩子進行「概念傳遞」,也很容易造成小讀者困惑,因為小讀者比成人讀者更缺乏豐富的人生經驗。跟成人讀者比起來,小讀者更需要的是「經驗傳遞」而不是「概念傳遞」。……。具體的描寫,是「概念還原」的重要方法之一。
(林良:〈兒童文學創作要進入生活〉)


兒童散文的創作若想「進入生活」,則必須先進行「概念還原」,就是對早已成為概念的「生活」進行具體而細密的觀察及描寫。「具體細密的觀察」不是一個誇大的觀念,它指的是比自己原有的「具體些」、「細密些」,然後逐漸增加它的深度(林良:〈兒童文學創作要進入生活〉)。舉個例來說,「湛藍的海水」固然美麗,但你能不能說出它裡面所孕育的生物大約有什麼?這看似一項瑣碎的工作,但卻是進入「生活」的初步。這種「細密的觀察」不但可以「豐富一個人的想像」,更可以掌握小讀者的「生活經驗」,讓創作者與小讀者間搭起一座「文意溝通」的橋樑。

二、淺白流暢的「文學風格」:
在從事兒童散文創作時,林良所選擇的寫作題材大多是附有教育意義的,其主要目的是想透過說故事的方式來幫助兒童了解一些基本符號、形狀或名稱,他表示:「創作這類作品的目的,並不是用來考試之用,而是以讓孩子親近、熟悉周遭的事物為主要的目標。」(萬麗慧:〈兒童文學的領航者—訪《國語日報》董事長林良〉)例如:他在《我會打電話》一書中即教授孩子如何數數及打電話,均為與孩子切身的生活經驗有關。
淺白流暢的文學風格一直是林良在進行創作時的特色,他認為創作時所用的文字必須「淺顯易懂」,而文筆必須「白話流暢」,他並且表示:



文學的趣味有一部分是在聽覺上,有些過份咬文嚼字的文字,通常要經過解釋才能讓人明瞭。
(萬麗慧:〈兒童文學的領航者—訪《國語日報》董事長林良〉)

所以,他特別強調:兒童散文若要寫到老少皆感覺「淺而有味」,其關鍵就在於作者是否投注真感情,是否肯說真心話,是否能把語言「深入淺出」地表達出意味來。

三、兒童散文的「創作手法」:
兒童散文的創作難度似乎比成人散文要高,因它在創作上必須是「兒童的」,且必須兼顧「文學的」原則。在面對這群直觀的小讀者時,兒童散文作家必須兼顧幾個原則:「心中有兒童,筆下無幼稚」、「落筆有文采,字句不油滑」、「心中有題旨,筆下無口號」、「情韻求生動,念頭不賣乖」、「風格求一貫,見識不因循」。 兒童散文作家若是能夠兼顧這幾個原則來進行創造,相信其作品一定能夠誘發兒童閱讀的興趣,並且能激發小小讀者內心的共鳴。
掌握了創作的原則還不夠,必須再進一步地了解兒童散文讀物的寫作技巧才算完整。「兒童散文讀物」的寫作技巧可以分為以下兩類:

(一) 必須是「具體的」:
在文學上,所謂的「具體」就是「無中生有」,就是以旁徵博引的方法來說明一個比較抽象的概念,「有聲有色」地把觀念化成「意象」,這就是「具體」。舉個例子來說明:

1. 「貧窮」--他身邊沒有什麼錢,所以他吃的是豬油拌白飯,穿的是腳拇指已經裸露在外的破草鞋。

2. 「雪上加霜」--在冰冷的雪上鋪一層冷霜。

3. 「沉魚落雁」--她的美麗,讓魚兒看到都害羞地往下游,不敢抬起頭來看;她的美麗,讓在天空翱翔的雁兒也忍不住想多看一眼,因而一不小心就掉了下來。
兒童散文作家必須善用「具體描述」的功夫,原因如之前筆者所提,兒童所學的知識有限,且其生活經驗又不若成人豐富,所以必須「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即「依兒童所能夠了解的語言程度來述寫給兒童看」,發揮「兒童語群」的技巧, 並善用「兒童意識」的技巧, 這樣的作品,兒童才會樂在其中。



(二)可以兼用「暗示」的技巧:
有時候,「暗示」比「直說」更有力量,且也可以增加一點文章的神秘感。所謂的「暗示」就是「光說不練」,「意到筆不到」。在運用「暗示」的技巧時,要切記不要說教,因為一個兒童文學作家如果懂得運用「美好的暗示」,他就可以不必觸及「醜惡」。
「兒童散文」雖然在兒童文學上堪稱是一種「自由」的文體,但「自由」並不代表「放肆」,仍然要從「做」中來體驗生活的樂趣,並將之發揮在「兒童散文」的創作上,讓兒童也能夠感受生活的樂趣,並進而體會美好生活的一面。



第三節

從《淺語的藝術》中談兒童散文的經營語句


《淺語的藝術》是林良先生兒童文學的論文集,它於西元一九七六年發行出版,對當時兩岸三地的兒童文學產生相當大的影響,文集中除了對「兒童文學」下定義外,乃載有兒童文學的創作認知,更談到兒童文學裡所運用的語言,這些都是兒童文學創作者在寫作之前所應該要具備有的預備度。
一個初次為兒童寫散文的人,心中難免會有一些疑惑,那就是:究竟應該要放棄自己原有的文字修養呢?還是,就依照自己原先的文字修養來從事兒童文學的創作呢?答案當然是:應該放棄自己原有的文字修養。不過林良覺得應該要補充的一點是:我們放棄的僅僅是原有的文字修養,放棄的並不是文學才能。 因為,一部好的兒童散文作品乃在於創作者文學才能的發揮,我們對於「放棄原有的文字修養」可以下一個定義,就是―「淺語化」,不管是從事何種兒童文學體裁的創作,所使用的語言都應當「淺語化」,「淺語」並不是要你白話的俗氣:



「淺語」並非一揮而就的,在文字風格上,作者必須有要運用「真實的語言」,文字需有「聽覺意義」,在講求淺語的同時又蘊含張力、展現慧心,不能夠平淡無味如同白開水。


那「淺語」應該如何拿捏才不會造成太稚氣,抑或太文言呢?林良先生他提到:

重點在於懂得什麼樣的文字才是「明白、真實、具體、易懂」,運用「清新、活潑、生動、有節奏感、飽含趣味」的語言,在有限詞彙中安然地書寫。…,因此「淺語」是一種值得自豪的本領,……。


林良先生在為孩子寫兒童散文時最令人感動的地方就是:他在從事兒童散文創作時,對於字字句句所使用的語言都很斟酌,即使有些地方可以用成語一筆帶過,但他仍然不捨得用,因為他覺得這樣會失真,會失去語言的「真實性」,所以他主張兒童散文創作應當以「白話」為主要的經營語句,這樣的作品是真摯的,是與孩子十分親近的,可從下面一段文字一窺究竟:



第一封信,告訴父親我要回家。第二封信,告訴父親我已經下定決心留下來。第三封信,告訴父親我還是想回家。第四封信,告訴父親我想了想還是留下來的好。我在一天裡寄出了四封信。我一連寫了五天的信。第五天,父親的回信到了。他說:「回家吧!不要太為難自己。」


林良就是善於使用這種「真實的語言」來一語道破對於家鄉的思念,他不會用那種「居他鄉,為異客」的哀怨語氣來闡述他對於家鄉的想念,反而是以一種「淺語化」的語氣來說明他的思鄉情怯,藉著一封封與父親對談的書信,一語道破了他極度渴望回家的心境,這種「淺語化」文字的張力,便足以觸動年幼孩童每一根心弦。
林良篤信兒童散文創作者必得有一顆「赤子之心」,了解兒童,並親近他們的生活,這樣散文的創作才不會「失真」,失去「童趣」。成年人在為兒童進行散文作品的創作時,勢必得放下身段,改造自己內心的「寫實世界」,真誠地為兒童寫作,但因避免以下兩種創作時的「過激行為」:



第一種「過激行為」就是形式上過分強調「為兒童而寫」,在行文的時候,處處製造「為兒童寫作」的「形式」,彷彿作者面前真的站著一個「兒童」。


這種「形式主義表現者」通常是這樣寫的:



親愛的小朋友們,我來跟你們說一則《叢林奇談》的故事好嗎?那要認真聽喔!就是啊…從前從前森林裡來了一個人類的孩子,名字叫做毛克利,他是人,但是他竟然要入狼群呢!而且他還奮勇設計殺掉邪漢喔!你們說,他聰不聰明呢?


如果常常用這種稚氣的口吻來寫文章的話,相信這最終將會成為「兒童最厭惡」的作品,成人在為孩童述寫散文之時,應當要懂得拿捏「語言的分寸」,別太稚齡化,但也別太文言,例如:



親愛的小朋友,初,鄭武公娶于申哪,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小朋友,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逐惡之。


這種敘述口吻只會增添兒童不想閱讀的慾望罷了,儘管乍看之下是應該都看得懂得,但是描述的口吻不對,很顯然地會成為兒童散文創作中的敗筆。



第二種「過激的行為」,是迷信有一種屬於兒童的特殊的「兒童語言」,而且認為這種特殊的「兒童語言」早已經存在,只等我們去發掘,以便運用在兒童文學的寫作上,作為兒童文學的「理想語言」。


這種語言就像是兒童語言發展階段的「電報語言」時期,例如:媽媽杯杯喝喝---乃指「媽媽,我要拿茶杯喝茶」,把「車子」稱為「ㄅㄨ ㄅㄨ」,把椅子稱為「椅椅」,把貓稱為「喵喵」等,這種語言若用得恰當可以增添文章的趣味性,但若過度濫用反而會成為一種創作上的「過激行為」了。
為現代兒童寫作時,當然就得用現代語言,現在一般為兒童寫作的作家大多使用國語,而國語是兒童除了在家裡是使用的方言之外,最常用的一種語言,成人跟兒童所使用的都是同一種語言,只是「程度」上有差異罷了:


兒童所使用的,是國語裡跟兒童生活有關的部分,若用成人的眼光看來,也就是國語裡比較淺易的部分。換句話說,兒童所使用的是「淺語」,這「淺語」也就是兒童文學作家展露才華的領域。
每一位兒童散文創作者都應該具備有「淺語」的能力來為兒童創作,且應該力阻具備有「文言文的虛榮心」,「有文言配白話的巧匠的自負」,有「對流行作家的散文模仿成功的驕傲」, 因為這樣會導致創作靈感的遲滯不前。身為一位兒童散文的創作者,應當要以會「淺語」為自豪,因為所有的一切文學創作作品,皆以「淺語」為基石。
現代人閱讀古人的作品往往覺得十分吃力,但若回歸到後人對於原典所做的著,卻又不難發現到,原來當時的作品只是該時代的人運用該時代的「淺語」所寫成的罷了,如李白的〈怨情〉詩:


美人捲珠簾,深坐蹙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李白這首詩的創作也是取材於生活中的瑣碎事作基礎,整首詩的語言也都是相當淺語,但淺語之下並沒有破壞整首詩的美感,但在立意方面確有獨特及新穎的特性。李白對於此首詩的安排是採用「時間速率」的安排,用靜態的畫面、緩慢的速率、單一的場景、靜止的觀點,使人覺得冗長而難過。 李白的詩好,端在於他的文學技巧,這種技巧是藝術的,一部偉大的文學作品沒有不是這樣的---所用的語言並不艱深難懂,而作品內所展現的美感卻足以撼動人心。
從事兒童散文創作的人是不應該避諱談「淺語」的,因為一部令人看了容易懂的文學作品非得用「淺語」來創作不可,缺乏了詞藻的堆砌並不算是一部失敗的作品,因為過度堆砌反而會造成作品的僵化,令小讀者厭煩,令批評者覺得可笑。所以,那「淺淺的文字」自有其魅力所在,萬萬不可忽略「淺語藝術」的文學價值。





第五章 從林良的眼光看兒童散文讀物

前言
在兒童文學的領域裡,童詩、童話、小說等題材都是都是大家所熟悉的,不管哪一項題材的創作,其所代表的人物及作品均美不勝收。但若談到「兒童散文」,卻只會遭受模糊不清的定義,甚至被歸類為:除了韻文形式、戲劇形式、圖畫形式 之外「散文形式」中的「散文」,這種定義是很模糊不清的。
成人需要「散文」來陶冶,兒童更需「兒童散文」來滋潤,故不管是成人為孩童寫的兒童散文讀物,抑或是兒童寫給兒童看的兒童散文作品等,其取材均應來自於生活中,目的是為了引導孩子用審美的眼光,做細膩的欣賞和觀察;讓孩子有能力欣賞生活,並盡情地享受做人的樂趣。
有鑒於兒童散文讀物對於兒童生活的重要性,本章將就林良對於為何需要兒童散文讀物、選擇兒童散文的要領、以及兒童散文讀物對於兒童身心發展的影響力等重點來做一番探討。



第一節 為何需要兒童散文讀物


人們常問一個問題:「為什麼要讀書? 」李遠哲博士的觀點是:



我想是因為我們對人生的體驗有限,在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的前提下,必須以閱讀來擴展自己的時間與空間,透過書籍來吸取別人的經驗與自己的人生。
(趙天儀:《兒童文學與美感教育》,1999)


依林良的觀點,他認為最重要的理由是:書中有一更廣大的世界,可補小孩經驗之不足 ,其觀點與李遠哲博士有異曲同工之妙。因此,不論是兒童文學中何種形式的文體,其所出版的兒童讀物都是為了讓小孩子擴展視野,關心萬事萬物,甚至讓孩子內心有了溫暖而安全的歸屬感。透過林良這樣的觀點,筆者以為擔當此重責大任的以「兒童散文讀物」 最為適合,因為「散文」的內容是無所不包的,它可以是上通天文,下至地理;可以是敘事的,可以是抒情的,更可以是論說的,不管怎麼樣的題材都可以透過「散文」形式來發揮,而孩子也可以透過「散文」形式的讀物來獲得知識與增進情感的歸屬。
根據林良的觀點,筆者以為需要兒童散文讀物的因素有四 :

一、「兒童散文讀物」可以幫助孩子認識「人」:
並不僅僅是認識個體人罷了,而是在幫助孩子認識人性,以及掌握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往往都是起因於「人」,若我們讓孩子經由「書籍」來體會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相信在「書籍」的潛移默化之下,孩子將會受益無窮。在林良所著的《爸爸的十六封信》中便傳授其大女兒—櫻櫻人與人相處的道理、朋友的重要性、以及一些積極的人生態度等,他透過「散文」親切地描述自己曾有過的經驗與思考,而不是訓話式地告誡何者該做?何者不該做?由《爸爸的十六封信》中可窺見:「兒童散文讀物」可以幫助孩子認識「人」。

二、「兒童散文讀物」可以幫助孩子認識世界:
透過「淺語式」的筆法來介紹世界各國的國家、人種、習俗、文化等,藉此讓孩子不用出國也可以經由「書籍」來認識世界,不僅可以從文字中獲得知識,更可以經由圖畫來加深印象,藉此形成「長期記憶」的保留,以方便日後提取。
林良在其所著的《黃人白人黑人》中有介紹世界的人種共四種,並描述其外觀特徵,藉此讓孩子對於本國以外的世界人有一定的基本認識。

三、「兒童散文讀物」可以讓孩子有機會接觸民族歷史與文化:
孩子閱讀「兒童散文讀物」,除了需有知識的傳遞以外,尚需有心靈的陶冶,這樣內心才會有溫暖的歸屬感,而為了達到心靈陶冶的目的,則必須讓孩子了解自己國家的一些文化習俗等,如此,則其幼小的心靈才會有踏實的感覺。
林良在其所著的《清明節》、《中秋節》、《過新年》、《雙十節》、《老師的節日.》等作品中,均描述了與本國相關的節日習俗等,藉此讓孩子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民族歷史與文化。

四、「兒童散文讀物」可以幫助孩子關心未來:
「書籍」內常常討論著未來的城市、住宅、交通等,藉此引起孩子對於未來產生濃厚的興趣,並進而關心它、了解它,培養開闊的世界觀,並訓練孩子秉持著積極人生態度,避免流向兩極化。
在現今資訊媒體發達的時代,孩子們往往會受到外界聲、光、色等媒材的刺激而部分捨棄閱讀書籍,其實這種觀念是該被糾正的,因為書中的文字有時候可以刺激一個人的思考,增進一個人美感觀念,因此,我們需要書,我們要勸誘孩子不能捨棄書,因為書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



第二節 兒童散文讀物對於孩童的影響

「兒童散文讀物」的出版是以兒童為中心。作者利用「散文」來跟孩子「交心」,要把真實的人、事、物毫不保留地在文字上呈現,藉此引起孩子們的共鳴,是故,「兒童散文讀物」出版品的優劣足以影響孩子們的身心發展,以下就四方面來論述「兒童散文讀物」對於孩童的影響 :

一、生理方面:
孩子在成長過程階段裡,五種官能的發展都很敏銳,他們會樂於利用各種官能去探索這個令他好奇的世界,是故「兒童散文讀物」的用字淺詞勢必要「淺語化」,而且題材要多元化,如此孩子們才會樂於與書親近,樂於從書本中汲取知識。且兒童在散文作品文字敘述的潛移默化之下,可以增進其口語表達及寫作的功力,由此觀之,「兒童散文讀物」的出版對於孩子們的生理發展有著莫大的影響力。

二、心理方面:
由於兒童在成長的過程中極富同情心與正義感,對是非善惡兩極化的道德觀念十分鮮明,好人就是好人,應有善報;壞人就是壞人,應有惡報。因此,兒童散文讀物在敘述的筆法上必須是:以兒童為出發點,從兒童的眼光來看待人性,描述的筆法如果是以成人散文筆法來描述時,則孩童會容易混淆,因為畢竟成人散文對於人性的描述是比較含蓄,有時候為了展現其功力,往往會利用「隱晦」的方式來呈現,也就是不把事情說得那麼明白,較著重在複雜獲混淆,著實不同於兒童散文「兩極化」的呈現方式。因此,兒童散文讀物在創作時應該要特別的注意,不要有令兒童覺得有模稜兩可的觀念,因為兒童常做「直覺式」的思考,認為好的就是好的,壞的就是壞的,兒童散文創作者所應該做的就是:把真實的我利用「散文」的方式呈現出來,藉此與孩子交心,讓兒童的心靈在成長過程中,能追求正義感、真理,並探求真實。

三、提供知識方面:
正確的知識可以使我們避免偏見與猜疑,而在兒童文學的領域裡,傳達知識最有力的文體莫過於『兒童散文』,因為它並沒有字數、押韻、對仗等的限制,因此它可以很自由地利用各種語氣來傳達正確的知識與與訊息,讓孩子能樂於閱讀,樂於對自然及社會展現出廣泛性的關愛。因此,兒童散文的創作與知識的傳達息息相關,而知識本身即是一種「趣味」,因此當孩子接觸到有關知識的書時,可以促進他們的思考,並刺激其創造與發明。

四、獲得美感經驗方面:
中國現代教育家蔡元培先生曾經主張「美育代宗教說」,這是一種重視美育的開始(趙天儀:《兒童文學與美感教育》,152頁)。中國人喜歡欣賞大自然,除了將它表現在圖畫上外,亦有以文字將它記載下來的,如:古文創作當中很有名的歐陽修之〈醉翁亭記〉,雖然描述醉翁亭時是以「文字」方式來呈現的,但因歐陽修的筆法精鍊,因此讓讀者不免經由文字來做一步一步的聯想,聯想前進醉翁亭時沿途的美景,文字反而為讀者構織了一幅美麗的風景圖,因而美感經驗的獲得是可以從文字敘述上來汲取的。
兒童散文讀物亦提供了如此般的美感經驗,例如:林良《林良的散文》〈看海〉,當中就利用了白描、柔和的筆法來描述看海的日子,林良那種精鍊的語言會讓人自然而然地在腦海裡羅織出一幅圖,一幅富有美感經驗的圖。
綜觀以上四點,「兒童散文讀物」對於孩童的發展其影響力是很大的,因為它一些描述的常態筆法都可能成為影響兒童某方面發展的因素,是故,兒童散文創作者理應慎選題材來發揮,以避免不當的創作影響了孩子們的發展。



第三節 選擇兒童散文讀物的要領


如上兩節中的論述,有鑒於兒童散文讀物對於兒童的重要性及影響力,故在選擇合適兒童閱讀的讀物時萬萬不可馬虎,筆者玆將其要領分為以下幾點:

一、 必須是「兒童的」:
在選擇兒童散文讀物時應當要注意,由於閱讀的主要對象就是兒童,所以選擇的讀物必須是符合兒童的語詞、語彙、語法,也必須是與兒童親近的題材,而非冷僻的題材,盡量避免遠離兒童生活背景及超越兒童思考的題材。

二、 必須是「文學的」:
「所謂文學的,卻也並非要引了文學批評的條例,細細的推敲,只是說需有兒童文學的趣味罷了。文章單純、明瞭、勻整;思想真實、普遍:這條件便已完備了。據麥克林托克說,小學裡的文學有兩種重要的作用:(一)表現具體的影像,(二)造成組織的主體,文學之所以能陪養指導及喚起兒童新的興趣與趣味,大抵由於這個作用;所以這兩個條件差不多就可以用作兒童文學藝術上的標準了。」 筆者對於周作人先生的一番話是非常贊同的,但仍需補充一點,就是兒童文學除了必須在內容上重視文章的單純、明瞭、勻整等條件外,在形式的條件上也需要重視。所謂的「形式」乃指創作者在創作時所使用的筆法,是故「內容」與「形式」兼備了才是一部好的作品。
綜觀以上對於兒童文學「文學性」的定義,我們可以了解到:在選擇兒童散文讀物時應當要注意其讀物是否符合「文學性」--即文章是否明瞭、單純、勻整等。「文學性」的充分與否會影響兒童身心陶冶的程度,故應當謹慎小心選擇,使兒童能在不知不覺中收受「文學性」潛移默化之功效。

三、 必須是「趣味的」:
兒童散文讀物中若是充滿著兒童生活的趣味性,或是充滿幽默與歡樂氣氛等,則便能與兒童產生共鳴,能引人入勝、扣住兒童們的心弦。文章「趣味性」在內容的安排上可以包含有這些成分:

(一) 好笑:可以引發兒童們會心的一笑,甚至可使之大笑,這時就要端看作者幽默感的功力了。

(二) 緊張:如此則得以產生一些情緒起伏的效果,讓兒童的心情跟著文章的「劇情」走,會使其在閱讀時讀出了趣味性。

(三) 驚奇:其效果如同富有「緊張」的成分一般。

(四) 悲傷:讓小讀者可以從字句中獲得並體會作者所流露出的感情,這些感情可以是令人難過感動的,可以是扣人心弦的。
有些人或許會誤解,趣味性的成分理應是「好笑的」,其實筆者以為並不盡然,只要能夠使兒童在閱讀中產生樂趣,想要繼續讀下去的,不管作品中「趣味性」的成分為何,應當都可以造成「趣味性」的迴響。

四、 必須是「教育的」:
舉凡兒童散文讀物的內容主在傳遞知識、從字句行間透漏給兒童知道人生應該走的方向、以及喚起兒童內在理性之作品,筆者都謂之具備有「教育性」。所謂的「教育性」並非指灌輸道德思想或倫常觀念,主要是借助於兒童散文讀物淺在的陶冶方式來改變兒童的心性,使之向上向善,筆者以為這才是兒童散文讀物出版理應遵循的宗旨。

五、 必須是「藝術的」:
兒童散文讀物內容的構思應當巧妙,語言要流利生動活潑,且創作者應當力主於表達多樣性的兒童散文作品,藉此多樣性的作品來喚起兒童對於美感教育的體會。
除了以上五點之外,在兒童散文讀物的篇幅上,每篇的字數理應以三千字為限,每部作品應以一萬字為限 ;在內容上,當然要在兒童熟悉的經驗中生根,敘述的筆法要深入淺出;在形式上,文字要淺顯易懂,字體要適合兒童觀看—越低年級的字體要越大,且必須有賞心悅目的插圖或照片,但隨著年齡的增加插圖可以慢慢減少,最好的方法是另有文字做說明;除此之外,封面的設計要活潑且富趣味,印刷的字體要清晰,頁面紙不可以反光,以免傷害學童的視力。
師長們在為兒童檢選合適的散文讀物時,當然無法兼顧筆者上述所提的各項原則,但至少要要求到符合大部分的原則,因為兒童的身心發展有時會受到「讀物」的影響,故在篩選時應當謹慎為妙。




















第六章 結論


文學界的大老—林良先生,為兒童創作的作品有數百本,其中「兒童散文」就佔了三十一本,每一本均為膾炙人口的作品。這位孩子們口中的林良爺爺,創作時的態度往往是「心中有兒童,筆下有兒童」,所以孩子們都願意與林良爺爺親近,樂於與林良爺爺交心。
「兒童散文」這個文體雖然於近數十載始被承認,但在此之前兒童散文的創作已有相當的數量,其中又以林良的提倡為最,他多半的「兒童散文」作品均於此文體興盛之前創作,其眼光之獨到不容小覷。他並於自身論文集《淺語的藝術》中對「兒童散文」下定義,並且詳述其創作態度,成為後起執筆者仿效的對象,可謂兒童散文創作的開拓先鋒。
林良善於利用「散文」的形式來傳遞知識,因為他認為「散文」是最無拘無束的,且最能夠將作者心中的想法表達給小讀者們知道,所以他力主以「散文」形式的筆法來為孩子執筆。而在林良的六類散文中(知識散文、敘事散文、說理散文、抒情散文、寫景散文、狀物散文),以敘事散文及知識散文居多數,因為他喜歡跟人家分享他的生活經驗,而且他也認為孩子們的生活經驗是不夠的,透過「閱讀」始可以增長其「生活經驗」;並且認為:在閱讀當中不能失掉教育的意義,所以他經常透過生動活潑的描述筆法,來為孩子們講知識,加深其知識的深度及廣度,活化其思考的能力。
綜觀林良的兒童散文不難發現到:他有「為孩子寫作的自覺」,因為在他筆下的散文是富有童趣的,一切都以「兒童」為中心,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世界,用他們的語言來講話,這樣可以拉近與孩子們的距離,也可以使兒童在閱讀中獲得樂趣,這是身為兒童文學工作者所應該有的「自覺」。



















附錄一 林良得獎記錄一覽表



獎名 年別 給獎單位

中國語文獎章

1967 中國語文學會

兒童讀物金書獎 1971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台聯絡處

最佳寫作獎

1971 台灣省教育廳

中山文藝創作獎

1973 中山文藝基金會

第八屆中興文藝獎

1985 台灣省文藝作家協會

兒童文學特別貢獻獎

1993 信誼基金會

國家文藝特別貢獻獎

1994 文化建設基金會管理委員會

兒童文學特殊貢獻獎 1996 揚喚兒童文學獎管理委員會


* 林淑芬(2000):《林良的兒童散文作品研究》。台北市立師範學院應用語文研究所碩士論文,14頁。
























附錄二 林良學經歷一覽表



學經歷 職稱 就學或工作單位





歷 幼稚園學生 神戶廣東華僑小學附設幼稚園(1928)
廈門大同國小幼稚園(1931)

國小學生 廈門大同小學(1932--1937)

中學生 鼓浪嶼同文中學(1937--1938)
英華書院(中學)(1940—1943)

大學生 師範大學國語專修科(1951--1952)
淡江文理學院英國語文系(1966--1969)











歷 小學老師 漳州崇安鎮中心國小(1943—1945)

報社記者 福建廈門《青年日報》記者(1945—1946)

公職人員 台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1946—1948)

大學講師 師範大學講師(兼任)(1953—1959)

報社編輯 《國語日報》編輯(1948--1964)

雜誌主編 《小學生半月刊》主編(兼)(1956—1965)

編譯主任 《國語日報》出版部編譯主任(1964--1971)

出版經理 《國語日報》出版部經理(1972—1993)

報社發行人兼社長 《國語日報》發行人兼社長(1993—1995)

國小教科書編審委員 國立編譯館國小國語教科書編審委員(1974---)



報社董事長兼發行人 《國語日報》董事長發行人(1995—)

評審委員 洪健全兒童文學創作獎

中國時報童話創作獎

台灣省教育廳兒童文學獎

高雄柔蘭獎

信誼幼兒文學獎

陳國政兒童文學獎



* 林淑芬(2000):《林良的兒童散文作品研究》。台北市立師範學院應用語文研究所碩士論文,15頁。





附錄三 林良兒童散文讀物一覽表



書名 出版單位 出版日期

哪裡最好玩 小學生雜誌社 1966年3月

會說話的鳥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68年6月

影子和我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69年2月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你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0年6月

★爸爸的十六封信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1年11月

★我有兩條腿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4年7月

草和人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4年7月

家 台灣省政府社會處 1974年8月

★黃人白人黑人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5年4月

★小時候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5年9月

★鈴聲叮噹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5年10月

★一窩夜貓子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6年11月

貓狗叫門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77年11月

★媽媽 信誼出版社 1978年7月

老師的節日 華僑出版社 1978年10月

雙十節 華僑出版社 1978年10月

★我有一隻狐狸狗 書評書目出版社 1979年4月

清明節 世界華文教育協進會 1979年10月

中秋節 世界華文教育協進會 1979年10月

過新年 世界華文教育協進會 1979年10月

★爸爸 信誼出版社 1980年8月

貓狗叫門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1981年6月

★河馬在這裡 國語日報社 1988年6月

★從水牛到鐵牛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1992年6月

田家風景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1993年6月

★茶葉故事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1994年6月

★水景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1994年6月

★我會打電話 光復書局 1994年8月

★笑 光復書局 1994年8月

★新農具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1995年6月

★林良的散文 國語日報社 1996年6月

★鄉土小吃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1996年9月



* 此表整理自林淑芬(2000):《林良的兒童散文作品研究》。台北市立師範學院應用語文研究所碩士論文,353-355頁。

* 作★記號號處為本論文主要研究的範圍,其餘則因年跨數載,蒐集不易,故於論文中無作贅述。

* 《一窩夜貓子》為林良與其他人合著的一部作品,不全為林良所著,他僅創作眾篇散文中的第一篇,故筆者於論文內計算林良單獨創作的散文作品計31部,《一窩夜貓子》則不列入林良單獨創作的作品,僅列為共同參與的作品。











































































參考資料



一、參考書目:

林良(1970):《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你》。台北市: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林良(1971):《爸爸的十六封信》。台北市: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子敏(1974):《我有兩條腿》。台北市: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子敏(1975):《黃人白人黑人》。台北市: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林良(1975):《小時後》。台北市: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林良(1975):《鈴聲叮噹》。台北市: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林良等(1976):《一窩夜貓子》。台北市:台灣省政府教育廳。

林良(1978):《媽媽》。台北市:信誼出版社。

林良(1979):《我有一隻狐狸狗》。台北市:書評書目出版社。

林良(1980):《爸爸》。台北市,信誼出版社。

吳鼎(1980):《兒童文學研究》。台北市:遠流出版社。

王泉根(1985):《周作人與兒童文學》。浙江省: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

林良(1985):《淺語的藝術》。台北市:國語日報社。

黃永武、張高評(1986):《唐詩三百首鑑賞(下)》。台北市,黎明文化。

林良(1988):《河馬在這裡》。台北市:國語日報社。

張清榮(1991):《兒童文學創作論》。台北縣,富春文化。

林良(1992):《從水牛到鐵牛》。台北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良(1994):《笑》。台北市:光復書局。

林良(1994):《水景》。台北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良(1994):《茶葉故事》。台北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良(1994):《我會打電話》。台北市:光復書局。

林良(1995):《新農具》。台北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良(1996):《鄉土小吃》。台北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良(1996):《林良的散文》。台北市:國語日報社。

趙天儀(1999):《兒童文學與美感教育》。台北縣:富春文化。

馮輝岳(2000):《有情樹—兒童文學選集1988~1998》。台北市:幼獅文化。



二、參考期刊:

楊和隆(1972):〈兒童讀物寫作技巧研究〉。《中國語文》,30卷2期,16-19
頁。

林良(1974):〈兒童文學—淺語的藝術〉。《中國語文》,35卷2期,22-30 頁。

林良(1975):〈兒童散文〉。《中國語文》,36卷6期,79-87頁。

傅林統(1979):〈兒童文學的趣味性〉。《師友》,145期,33-35頁。

野渡(1981):〈林良當馬的經驗〉。《書評書目》,95期,81-85頁。



子敏(1984):〈兒童讀物之選擇〉。《國教世紀》,19卷10期,10-12頁。

林良(1984):〈兒童文學創作要進入生活〉。《台灣教育》,399期,8-9頁。

林良(1985):〈我與「爸爸的十六封信」〉。《國文天地》,6期,56-59頁。

杜榮琛(1996):〈兩岸兒童散文初探〉。《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季刊》,12
卷3期,54-57頁。

吳淑玲(1997):〈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專訪國語日報董事長林良〉。《學前
教育》,20卷1期,84-88 頁。

林良(1997):〈認養兒童文學〉。《兒童文學家》,21期,1-10頁。

林良(1998):〈談兒童散文〉。《語文教育通訊》,16期,81-85頁。

李潼(2000):〈兒童散文的閱讀樂趣—評《有情樹》〉。《文訊月刊》,174期,
24-25頁。

萬麗慧(2000):〈兒童文學的領航者—訪《國語日報》董事長林良〉。《全國
新書資訊月刊》,22期,33-36頁。

余崇生(2002):〈從舊痕跡到新蛻變—讀《有情樹…兒童散文選集 一九八
八到一九九八》〉。《文訊月刊》,205期,23-24頁。

羅葉(2002):〈文學小聖經—評林良《淺語的藝術》〉。《文訊月刊》,197期,
32-33頁。

王一芝(2003):〈林良用童心為孩子織夢〉。《遠見雜誌》,210期,326-328
頁。



三、參考學位論文:

林淑芬(2000):《林良的兒童散文作品研究》。台北市立師範學院應用語文
研究所碩士論文。

劉和旺(2003):《台灣兒童散文研究—以《有情樹》》為例。國立台東師範
學院兒童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四、參考報紙:

鄧美玲(1995年6月15日):敘事抒懷,貼近赤子心—兒童散文的寫與讀。 《中國時報》,第46版。












若素儿 2005-10-21 18:06
林良作品:汪汪的家

../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100&ID=20145&AUpflag=1&ANum=1


查看完整版本: [-- [转帖]林良的兒童散文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 2003-09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