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07月

小灯笼的记忆--《晨》《含羞草》

发布者:克丽桑丝美美菊花

第二版《小灯笼的记忆-晨》

 

我揪了揪睡得死死的打着呼噜冒着鼻涕泡的角猫,她不醒,眼睛都不睁一睁.

我打开灯,白昼般,又推了睡得死死的打着呼噜冒着鼻涕泡的角猫,她不肯醒.

哼,恼得我给她盖了两床被,开门出来.

 

啊~~外边的夜好静,即使一两点星光.

空气潮热,但也有一丝丝的风,吹在我的发稍上,温柔的轻柔的,有些痒.

说好的一起去找阿芳遛大白.外边到处着横幅:禁养大型犬,烈性犬,举报电话 5222 2225.

今晨阿芳打来电话,哭哭啼啼,不知怎么办好.就算搬家也要宽限几日才行.我和角猫商量了下,一边儿帮阿芳找远郊的房子,搬去之前先陪她一起遛大白.

 

打开电筒,给自己壮胆,一直以来觉得自己的两颗虎牙长得很败笔.可那天夜里,拉灭灯对着镜子看自己,噢,吓了自己一跳,嗯,还蛮有威慑力的.

一边走一边晃着电筒,打到夜空里,光被吞噬了.忽然想起那个相声,一哥们喝醉了顺着手电筒的光往上爬,哈哈,自己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

真静,心里总觉得不安,干脆把电筒关掉,黑夜给了我天然的保护色,我想.

 

到阿芳家要穿过一个地下通道的.

在心里,我咒骂着,祈祷着,胆战心惊地,小心翼翼地,探头探脑地,保证自己没有脚步声地走着,走着.

 

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前面就是阿芳家的院子吧,那里有橘红色的灯光,星星点点.

"咦?新灯具吗?挺好看呀!"

一颗,两颗,三颗...大大小小,明明暗暗,像落在人间的星光.我不怕了,径直朝那里走去.

 

阿芳家的外面爬满了今年新种的小灯笼,小灯笼结了灯笼果.

"呀!真没想到,那些熟透的灯笼果在夜色下发着暖暖的光,半透明般.我忍不住伸手去摸.

 

坑未填满,后续

2013.7.14

 

 只一瞬,心被刺痛了一下,脑海里满是他。怎么可能,说好不再想他,扔掉删除掉关于他的一切,流着泪。想到这里,我眼睛湿润了。

呀!好奇怪,刚触碰的这只灯笼果变暗了,不再发光。怎么会?怎么会有这么奇巧的事?

再试试?我给自己下了指令。。。

 

这一触:“我们来到山顶,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群山连绵绕。我们看着山脚下的村舍,蜿蜒崎岖奔向远方的小溪。四周一片寂静,仿佛可以听见我们自己的呼吸。就这样,我们静静地静静地坐在一起,一句话也不说,一句话也不必说。我手里拿着一棵狗尾草,轻轻地闻了闻,湿润的泥土香沁入心底。”-----想到这里,我微微地笑着。

咦?这颗灯笼果发出了红红的樱桃般的粉红色,仿佛<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