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07月

奶奶的颜料盒

发布者:骨朵儿

 

 

 

  你的奶奶是个爱画画的人,虽然眼睛不好,可是画的画却栩栩如生,好像一切都在她的心里装着,画的时候,就拿出来了。
    大院里有很多姑娘媳妇喜欢绣花,总叫奶奶给她们画花样儿。奶奶画的花样儿绣出来格外的好看。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天阴沉沉的,我在家休息。觉得真无聊啊。于是也想学绣花,就对你的奶奶说:“妈,你也给我画个花样儿吧,教教我绣花。”
    “好啊。”奶奶当即答应了,乐呵呵地边准备画稿边说:“绣花,花样子重要,可要绣得好,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好的丝线。”
    “那我买去。”我立刻准备出门。
    “你急什么呀?”奶奶看我着急忙慌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真是急性子。”
    “你先画着,马上我就回来了。”

     看我还是急着要走,奶奶说,“不用着急,我知道哪里有好丝线,沉住气好啦!”



    奶奶画好了花样儿,放在了一边。慢慢走到门外,看看天说:“这雨快下了吧?”
    “下雨对绣花没影响。”我心急地说,“告诉我去哪儿买,我还是现在就去吧。买最贵的。”我一旦想做什么事,就想立马开始,不然心里难受。
    奶奶没办法,说:“好吧,你先进来。我告诉你去哪儿找好的丝线。”


     跟随奶奶进了屋。奶奶从床头边,枕头底下,摸啊摸,摸了半天,拿出一个破旧的紫红铁盒,就像盛印泥的那种盒子一样。她又望望窗外,问我:'是阴天吧?”我看看阴沉沉的天色,说:“是啊。要下雨了呢。晚上包饺子吃。”“嗯。”奶奶答应着,这才打开盒子,我巴着眼望着,还以为盒子里是丝线的样品呢,结果,就是普通的红印泥,剩的也不多了,还有点干巴巴的,好像快没法用了。“来,把你的食指伸出来,手指肚放进去蘸一下,蘸匀了啊。”我按着奶奶说的做了,心里却一直嘀咕:“这是干啥啊,真是猜不透了。”等我蘸完了,奶奶把盒子小心的合好,两手还使劲儿压了压,然后又放到枕头底下去了。放下了却并不缩回手,还是像刚才一样,摸啊摸啊,终于又拿出了一个绿色的铁盒,这回我有心理准备了。果然,奶奶打开,是一盒绿色的印泥,跟那盒红色的一样,也已经很少了,干巴巴的。“这回用你的大拇指。跟刚才一样,来!”我听话的把大拇指肚在里面滚了一下,大拇指就满是鲜艳的绿色印油了。


    外面起风了。


    “妈,我先去收衣服。好像要下雨。”我冲到院子里,扎煞着涂了印油的那只手,用另一只手把衣服从晾衣绳上扯下来,搭在肩膀上,用胳膊搂着。进门的时候,雨丝已经飘下来。
    “幸亏我快了一步,差点让雨淋了!”我庆幸。
    “已经开始下了吗?”你奶奶的声音带着喜色,“那快点过来。”奶奶已经又拿出了两盒印油,一盒蓝色的,一盒白色的,“伸出另一只手,食指和拇指各按一下。快点!”

    好吧。

  现在我的手变得像那个故事里,可以看见过去的小狐狸一样了,只不过他的四个指头上都是蓝色,我的却有四个颜色。比它的还好看。我也学着它,用四个指头,打了一个方方的框,方方的框里,正是你奶奶慈祥的笑脸。



    “雨已经下起来了,这样的季节,雨大不了,都是雨丝。到院子里去吧,找你喜欢的颜色,把它拿回来就可以了。”
    什么意思啊!
    奶奶忙着藏她的宝贝印盒,已经不理我了。


    我来到院子里,雨丝已经密起来,微风吹着,斜斜地织着。 
    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在细雨的滋润下,变得格外的美。玫瑰花苞半开着,细雨撒在她微张的嘴巴上 ,可爱极了。我忍不住摸了摸它的花瓣,腻而柔软,带着一股甜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手指滑下来的时候,一根发亮的玫红丝线捏在我的手指间,我往后一扯,长长的,接连不断,似乎连着天上的雨丝。太神奇了。我赶紧伸过另一只手,交替着把丝线一股股抽出来。我手指捏的重,颜色就深,手指捏得松,颜色就浅,亮晶晶的,似乎可以流动的样子。随着丝线越扯越多,玫瑰花瓣消失了一片又一片,最后,整个的花朵都不见了,合着雨丝,它们变成了我身边的发亮的丝线。还带着一股股的清香。


    哇!我的手指会魔法呢! 


  我跑到墙边的丝瓜架前,采最嫩的绿叶,抽出最耀眼的绿色。

    我从丝瓜黄艳艳的花朵抽取了黄色的丝线 。那种黄像刚刚出生的小鸭的羽毛一样柔软,一样温暖,一样活泼。

    我试着接住雨丝,雨凉丝丝的划过我的手指,我脚下就盘了一团蓝色的丝线。多神奇啊!



  我只抽取了3朵玫瑰花苞,3片丝瓜叶和2朵丝瓜花,身边的丝线已经很多了,闪烁着光,各种的颜色。弥漫着醉人的香。
    我贪婪地不停歇地忙碌着,奶奶叫了我几声,说:“好了,已经够了。”

   “再采点!再采点!”我说。


    但是,手指抽出的丝线颜色越来越淡了,无论我从什么颜色的叶片上抽取,无论手指捏的多紧,手下的丝线都是淡淡的,最后,就是银色的了,而且,断断续续地,后来,只有水滴在我手上了。我看看我的手指,四个手指肚,干干净净的,什么颜色都没有了。

   “妈,再给我涂点!”
     奶奶笑起来,说:“好啦,够了。那个印油可不是随便用的东西啊。”



    <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