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01月

一枚开花的铜镜(第二则)

发布者:骨朵儿

 

我小的时候长得跟现在不太一样。小眼睛,大鼻孔,招风耳,还有点兜齿。长得丑也就算了,还特别爱哭。一天哭十次也到不了头。可想而知,得有多讨人厌了。不过俗话说“丑福人”,丑人自有福气,这话真不假。五岁的时候,我的“福气”来了。

那年夏天雨水少,门前池塘的水也干了。地面翘起刨花样的泥片,踩上去酥脆。中午头上,大人睡午觉,孩子们就聚在那儿玩耍。

“咱们挖一口井吧?”有人提议。

“好哇!”

大家拿了铁锨,铁铲,在池塘最凹的地方开始挖起来。我也拿了一把小铲子,忙活着把挖出来的土铲到一边去。

毕竟是池塘,挖了没多久,坑底就有水渗出来。看到水,大家干得更起劲了。

“喀!”谁的铁锨碰到了硬东西。

“喀喀喀”又铲了几下。

“听着不像石头啊!”有人说。

“有没有小点的家什儿?下去挖出来。”

 “我!我下去!”我把小铁铲高高的举起来。

获得批准后,我兴冲冲地挽了裤腿,跳到坑里,先探清了大小,然后顺着一边挖出个小坑,从底下平铲过去,再使劲一撬,一个黑家伙就露出来了。

“把泥划拉划拉,看看是啥?”他们探着头说。

把泥划拉下去,又在脚下的泥水里洗了洗,那东西的模样就出来了,它沉甸甸的,像一块铁饼,还闪着乌幽幽的光。

“是什么呀?谁认识?”我举高了,给他们看。

“我看看!”有人一把抢过去。

“是铜镜!我家就有一个,比这个好看!”

“镜子啊!让我照照!”

他们围成了一团,又喊又叫的争抢起来。

“是我挖出来的。我先照!”我在坑里直跳脚。

没有人理我。我只好着急忙慌的往上爬,蹬踹了半天,终于趴到坑沿儿上。正运气呢,耳边大呼小叫的争夺声忽然停了,四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我抬头一看,只见他们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都不动了,只有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就像见了鬼一样。小军站在中间,铜镜还紧紧地捏在手里。他张着大嘴,喘着粗气,突然“嗷”的一声,把镜子一扔,拖拉着铁锨就跑。其他人也紧跟在他后面,有的还哭咧咧地,眨眼间都没影儿了。

我趴在坑边,就这么一抬头,一眨眼的功夫,刚才还那么热闹的池塘一下子就空了。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我眨巴眨巴眼,回过神来,才想起对着岸上喊:“哎,你们怎么都走了呀?井还挖不挖呀?”哪还有个人影啊。趴在坑边又等了一会儿,真的没有人回来了,我才爬出来,把手上的泥搓搓,四处踅摸着,把铜镜找到了。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铜镜成了锈疙瘩,红的绿的锈斑糊满了全身。把它在石头上磕打几下,几片锈渣渣掉了下来。

我还从来没见过铜镜呢,铜镜照人什么样儿啊?我决定把它拿回家好好打磨打磨。

回到家,我找了一块砂纸,对着铜镜“嗤啦嗤啦”地就搓开了。爸爸看见了,拿起来看了看说:“闺女啊,你这么搓,非把镜子搓坏了不可。你先用醋泡两天,铜锈就能去掉一大半。我再给你找块细的砂纸,打磨的时候轻一点,没准儿镜子还能用。”

我照爸爸说的,又是用醋泡,又是砂纸磨,几天之后,除了扭子上的那点绿锈怎么也搓不下来,其余的地方都干干净净,锃明瓦亮了。它的样子很普通,什么花纹装饰都没有。要是没有背面的扭子,纯粹就是一块铁饼。照起人来也影影绰绰的不清楚。不过,不清楚更好,看不见我的大鼻孔。不管怎么说,我挺喜欢它,它对于我来说算是个稀罕玩意儿呢。

几天后,终于来了一场大雨。池塘的水又满了。

夏天的雨后,知了猴总会被冲出来,池塘边树多,知了猴也多,是大家最喜欢的地方。雨停了以后,我赶紧出去,一看,嘿,没人!太好了。草丛里,树底下知了猴真不少,我低着头,一会儿就捉了半盒子。这时,岸上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是小军。

“哎,小军,你们怎么没来抓知了猴啊?”

“嗯!”

“今天知了猴可多了,你看!”

“噢!”他还是脚也不停地往前走。

“你们怎么不来玩了?那天你们怎么全跑了呢?”

小军终于停了一下。他看看我,带着惊慌的神情。“他们说你把镜子捡走了是吧?我给你说,赶紧扔掉,那是个妖镜。我们那天都看见了。里面有能动的妖怪,可吓人了。”小军说完,鬼头鬼脑的看看四周,缩着脖子跑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一头雾水。说的什么呀?我的镜子是妖精?一面镜子竟然会是妖精?如果是妖精,那么我又是用醋泡,又是用砂纸磨,它怎么也没咬我?

“那个镜子不是妖精。它只是跟普通的镜子不太一样!”

有人在我身后说话。我吓了一跳,一下子转过身来。身后是一个又矮又瘦的老奶奶,个子比我高不了多少,满脸的皱纹。不过却笑眯眯的。

我不认识她。村子里所有的人我都认识。但我没见过这个老奶奶。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镜子呢?”

“因为那个镜子是我的呀。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她笑眯眯地说。

“是你的?才不会呢,我是在池塘里挖的。”

“是啊。我就是藏在那里的呀。这段日子,家里干的没法呆。我就去了村东头曲水湾那边住了两天。临走前还特意把镜子藏起来,没想到还是让你们这些调皮鬼给我挖出来了。说不定还给我弄坏了。”

“没弄坏!”我赶紧说:“就是生锈了。可是我也给你打磨好了。”

“锈成什么样了?”老奶奶有点着急。“快拿来让我看看。”

我点点头,赶紧跑回家,放下盒子,拿了铜镜就往外跑。

“我不知道是你藏在那里的。我可不是偷!”我把镜子递给她,提心吊胆的说。

“嗯。我先看看啊。镜子离了水,很快就会锈坏的。八成算完了。。。。”她边接过去边说,“要是坏了,我就只能搬家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坏了你就得搬家?为什么镜子不能离开水呢?”

“因为。。。。哈哈,好,还有救。这是你帮我打磨的吗?”老奶奶笑起来,“孩子,要是你打磨得再晚点,那些锈就把这个吃掉了。”

她指着扭子上的那点绿锈。“好险啊,这颗种子要是不见了。这个池塘也就要死掉了。我得上哪儿住啊,你们在上哪儿玩呢!”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我也糊里糊涂地听着。我忽然想起小军的话,“奶奶,小军为什么说这个镜子是妖精?”

“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个。你来,奶奶给你看。”

我们走到水边。奶奶蹲下身子,往铜镜上撩了点水。水很清澈,水底一览无余,没有水草也没有鱼虾,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干净的池塘,干净的都不像池塘了。奶奶把铜镜放进水里,有扭子的那面朝上。扭子上的那点翠绿的颜色在水里显得更加鲜艳了。

“看好了,就看那个扭子。”奶奶说。

一阵风吹过,池水皱起水纹。扭子上的绿色似乎也要流动起来,哦,我看见了,不是绿色在流动,是扭子发芽了,翠绿的植株从扭子上冒出芽来,快速地生长着,很快就长高了,翠绿翠绿的,就是我们常见的水草。

“啊,奶奶,你的镜子长草了哪!”

“还有哪。你再接着看。”

一根水草长高了,然后漂走了,紧接着,新的水草长出来,飘飘荡荡的。不一会儿,池塘里就有了绿色。镜面上一丛的水草飘荡着,似乎有小虾藏在里面,小鱼在其间游来游去。镜子已经看不见了。

“奶奶,你的镜子还能找到吗?”

“能啊,你看。”奶奶一伸手,把手探向水草丛中,镜子被她捞上来。在水里的时候,镜子还带着一团乱发一样的水草,出了水面,水草却全都不见了。

“水草呢?镜子上长的水草呢?”

“在这里呢。这就是小军他们见到的会动的妖怪。”奶奶笑着,把镜面正过来,镜子里乌油油的水草晃动着,拍打着,似乎有狂风吹打一般,对着镜面拍过来打过去。虽然有奶奶提醒,我咋一看到,也吓了一跳。

“真吓人!镜子不照人还算什么镜子啊。”我又是眼红又是不服气。

“能照人啊。镜子本来就是让人打扮的整洁漂亮的,这个镜子不光是能照人,而且会把人变漂亮呢。”奶奶笑了一下,“你来试试看吗? 我还记得你的愿望呢。”

“我的愿望?什么时候?你怎么知道?”

“你在这棵杜梨树上许的愿望啊。”她指了一下左边的杜梨树。那棵杜梨树低矮粗大,分杈很多。是我最爱攀爬的。我想起来啦。每次我爬到树上,在池塘里看见自己的面孔时,总会嘟囔两句:“我不想这么丑。我想变漂亮。”有时候看着看着,还会委屈的掉一两滴眼泪。

“你怎么知道?”我有点不好意思。

她笑眯眯的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把镜面划拉了一下。镜面乌油油的,水草不见了。奶奶又把镜子放进水里。仍然扭子朝上。这次镜子上竟然有个大大的嫩绿的花苞钻出来,出了水面,便慢慢地抖动着花瓣绽开一点嘴儿。奶奶一伸手,把镜子取出来,花一下子不见了。

“照照镜子吧。”奶奶说。

我凑过去,那朵花正在镜子深处绽放,雪白的花瓣,嫩黄的花蕊。沁人的花香从镜子里面透出来。

“看到自己了没有?”

“看到了。”我看着自己映在花心心儿的脸庞。

“好好看着自己。想要变成什么样子,就尽量的那么想。”

我看着自己,嘟囔着:“我要变成大眼睛,高鼻梁,小鼻孔,小耳朵,白皮肤。”

镜子里的花朵越开越大,逐渐从深处浮到表面。镜面也光芒四射。然后,花瓣的边缘开始萎黄。我的模样逐渐模糊了。

“好了。好了。可以啦。以后会越来越漂亮的。回去吧。奶奶也该回家喽。”奶奶站起来,把镜子揣到怀里。

“奶奶家住在哪里?”

“就在这里啊。你们还天天在我的院子玩呐。想想看!”奶奶边走边说,话还没说完呢,人已经看不见了。

好奇怪哦。我赶紧跑回家。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妈妈。爸爸认真的说:“真的?说不定她是河神婆婆呢!”妈妈说:“瞎说,一个小小的池塘,哪里会有什么河神,孩子异想天开,你也跟着乱说话。”“好好,就算不是河神,那也该叫一声水婆婆吧。”爸爸笑着对我说。

不过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