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01月

一枚开花的铜镜(第一则)

发布者:骨朵儿

 

跟平时一样,我没有开灯。为了不醒透,晚上起夜我总是眯着眼睛。

屋外走廊的灯整夜的亮着,房间物体的轮廓依稀可以辨认。绝不至于绊倒。

洗手的时候,左手边墙上似乎有隐隐的红光。定睛看去,真的!挂在墙上的铜镜四周,贴着墙有一圈红晕。我没细想,捏住铜镜一翻,红晕像雾气一样从镜子里向外弥漫开来。

 

 

那是一面素朴的镜子,除了背面的一个扭子,通身没有任何装饰性的花纹。

它是我小时候捡到的。

忘了五岁还是六岁,反正还没上学。那年夏天雨水少,门前池塘的水也干了,地面翘起刨花样的泥片,踩上去酥脆。中午头上,大人睡午觉,孩子们就聚在那儿玩耍。

“咱们挖一口井吧?”有人提议。

“好哇!”

大家拿了铁锨,铁铲,在池塘最凹的地方开始挖起来。我也拿了一把小铲子,忙活着把挖出来的土铲到一边去。

毕竟是池塘,挖了没多久,坑底就有水渗出来。看到水,大家干得更起劲了。

“喀!”谁的铁锨碰到了硬东西。

“喀喀喀”又铲了几下。

“听着不像石头啊!”有人说。

“有没有小点的家什儿?下去挖出来。”

 “我!我下去!”我把小铁铲高高的举起来。

获得批准后,我兴冲冲地挽了裤腿,跳到坑里。坑不多深,头还能露出来。我蹲下,先探清了大小,然后顺着一边挖出个小坑,从底下平铲过去,再使劲一撬,一个黑家伙就露出来了。

“啥呀,黑乎乎的,把泥划拉划拉,看看是啥?”他们从上面探着头说。

把泥划拉下去,又在脚下的泥水里洗了洗,那东西的模样就显露出来了:那是一枚铜镜。还闪着乌幽幽的光。我举高了,给他们看。

“我看看!”有人一把抢过去。

“我也看看!”

“我照照!”

他们围成了一团,又喊又叫的争抢起来。我在坑里着急忙慌的往上爬。蹬踹了半天,才终于趴到坑沿儿上,还没直起身呢,就听见一声惊叫,四下里一下子安静了。

 “你们怎么啦?镜子呢?照人清楚吗?”

有人哆嗦着对着旁边草丛指了一下。那里有光闪烁着。我刚要开口。有人说:“我不挖了,我要回家了。” 说完把铁锨扛在肩上,其余的孩子也应和着,纷纷扛了锨,转眼间,都不见了。

我站在坑边,看着一下子空下来的四周,半天没醒过神来。后来,才想起草丛里的铜镜,便走过去,捡起来。就这一会儿工夫,铜镜已经满身的锈斑。

回到家,我找了一块砂纸,搬了个小凳,坐到院子里,对着铜镜“嗤啦嗤啦”地搓开了。爸爸看见了,告诉我说:“你这么搓,非把镜子搓坏了不可。先用醋泡两天,铜锈比较容易除下去,砂纸我给你换块细的,好好打磨,没准儿镜子还能用。”

我照爸爸说的,又是用醋泡,又是砂纸磨,几天之后,铜镜终于被打磨的干干净净了。唯一不太满意的是扭子上的那点绿锈,怎么打磨都没用。反而越磨越亮,越搓越翠似的。后来我劝自己,反正在背面,又是在扭子上,看起来还像个挺漂亮的青豆呢,打磨不掉就打磨不掉吧。

一个小伙伴知道我捡了那枚铜镜,他带着鬼头鬼脑的神气,像是怕谁听到似的,喳喳着:

“你知道吗?你捡的那个镜子是“妖镜”,最好扔得远远的。”

“怎么是妖镜呢?就是个普通的镜子啊。”

“你没看到吗?镜子里都是奇怪的东西。我看见里面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奶奶。小军看见的是一匹马。还有人看见花,可谁也没看见自己。镜子不照人,不是妖镜是啥?”

我把小伙伴的话告诉了爸爸。爸爸笑起来。

“你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

“我自己啊。只是不太清楚。”

“铜镜本来就不像水银玻璃镜那样清楚。既然你看到的是自己,那就相信自己的眼睛。”爸爸说。

于是,这面铜镜便跟我其余的宝贝——几片彩色的玻璃,一个空的小药瓶,一面黑的发亮的泥版——一起放在我的宝贝盒里。我时常取出来把玩。

真正发现它的奇妙之处时,我已经12岁。搬到城里已经两年了。

也许是城里的新鲜事物太多,没有时间了。也许是年龄大了,对小时候玩过的小玩意儿不感兴趣了。反正自从搬到城里,我那个宝贝盒子就没有再打开过。直到有一天,老师布置一个作业:在课堂上展示一件你自己最喜欢的小物品。我一下子想到了我的铜镜。

从床底下取出我的宝贝盒,一打开,我就马上发觉铜镜跟过去不一样了。它的镜面光亮了许多,我的脸映在里面,比以前清楚多了。

“原来铜镜是应该存放一段时间才使用的啊。”我想。

我趴在床上,用小手绢仔细的擦拭着,擦到背面,就看到“青豆”的变化了:那点翠绿,从扭子底部继续延伸,向上爬伸了大约两厘米,像一株纤细的嫩苗。头上斜伸出的一根管状锈迹,就象一片还没展开的嫩叶。

“是不是再打磨一下呢?”我犹豫着。

镜面四下都很干净,翠绿色的线条清晰明朗。我摸了摸,镜面很平滑,完全没有异物突出表面的粗糙感。

“要是长得不好看再打磨。”我决定。

从学校回来后,我用一根红丝绳把它穿起来,挂在卫生间洗簌镜的旁边。背面朝外。

我注意到,铜锈并不是一直在生长。有时候它一两年也不会有变化,但有时候又会在短短的时间,一下子长大很多。而且它的成长也有规律可循:当镜子比较暗淡无光,照起人来影影绰绰的时候,铜锈就不会有变化。一旦镜面莹光可鉴,它就像一下子萌发了生机,锈迹迅速蔓延。不管怎么说,这些年来,铜锈都沿着一条奇异的轨迹攀爬延伸,像种子发芽一样,一点点长大,有茎,有叶,有蔓,盘旋伸展到镜子的边缘,越来越像一棵完整的蔓生绿植。就像特意漆画的图案,十分清新可爱。

它成了我最喜欢的装饰品。每天出来进去,我都会留意锈迹图案,看有没有新的变化,它时常带给我惊喜。

但是最近它的变化,让我感到不安。

这枚镜子目前明光可鉴,夜晚都似乎微微发光。绿植枝繁叶茂,茎蔓沿着铜镜的外缘攀爬,已经绕了一个圈,现在它的枝头转向扭子这个方向,在将要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花苞。花苞的颜色完全不同于植株的翠绿,它是红褐色的。

“这花会开吗?会结果儿吗?结果儿以后还会继续生长吗?会伸展到镜子的正面去吗?。。。。也许红色的这块锈斑会蔓延开,完全破坏了这图案?”我既好奇又不安。

现在,谜底揭晓,可它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铜镜深处,一朵火红的花,正在开放,花朵张开一点嘴儿,缓缓地,一点一点奋力挣开,最后完全绽放。光线也随之由最初迷蒙的红雾,到最后满屋耀眼的光芒。镜子里快速闪现了无数的影像,影像清晰可辨,一个五六岁的女孩,接着是树,破旧的院墙,破旧的木盒,当一个男人出现在上面的时候,我认出来了,那是我的爸爸。影像变换的飞快,我的妈妈,我的妹妹,我只养了三个月的小狗,都快速的闪现过去。最后,镜子里只留下我现在的模样,呆呆地,一脸的惊愕。

花瓣渐渐的萎黄,光线逐渐变弱,镜中我的影像也越来越模糊。最后,像浓雾一样的红晕也消失了。

我打开灯,铜镜已经变成黑灰色,暗淡无光。叶子底下,红色的花苞不见了。一粒翠绿的圆圆的青豆,被翠绿的果蒂保护着。那根红绳,穿过了果蒂的柄。铜镜变得更加黯淡了,整株植物显出枯老的褐色。叶片慢慢干枯,蜷缩起来。“青豆”整粒凸出于镜面之上,我把红绳一提,它便脱离出来。本来扭子所在的地方,留下一个小小的坑儿。在它脱离的那一瞬间,绿色红色褐色的锈斑像从镜子内部长出来的一样,一下子把整个镜面遮得严严实实。生满了锈的铜镜,沿着它生长过的痕迹,伴随着“叭叭“的声响,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如果铜镜也有死亡,就是那个样子的吧?

我忽然想起了小伙伴说过的话,他说,他们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就是没有看到自己。现在,我同样看到了不一样的影像,可也看到了不同时期的自己。我忽然明白了,镜子里闪现的图像,都是它曾映照过的。每一个影像,都是铜镜生命的印迹,同样也是我的。

我小心的捧着它,走进书房,把它轻轻的放在我的宝贝盒里。那也是它最初,还是一粒种子的时候,呆过的地方。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