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04月

自然小说连载《原野上的风》

发布者:spring2010

                                                    2

 

新婚夫妇芦竹和灯芯草首要任务是选一处筑巢的好地方,灯芯草看重了它住的那片荷塘,既安全又舒适,特别适合养育宝宝。

它们忙着四处搜寻材料,什么芦苇杆、小树枝、水草都找来,合力建造一个巢。柔软的水草相互交错缠绕,从顶部看呈现一个圆盘形,巢内铺垫着柔软的细草和草茎。巢高出水面五厘米左右,从远处看像是一堆不经意的乱草堆。

这个巢虽然浮在水面,但是底部系在水草和芦苇上,即使发大水,也不会被淹没又不会到处飘。

夫妇俩对巢非常满意,可是另外几对夫妇也看好了这块地盘,经常过来骚扰。终于有一对夫妇忍不住了,和芦竹夫妇打了起来。经过激烈战斗,夫妇俩赶走了入侵者。

不久,灯芯草便产下了四枚蛋,蛋壳刚开始还是灰白色,不一会儿就成为污褐色。夫妇俩轮流孵卵,当灯芯草外出觅食时,芦竹就接替孵卵的工作,当然,做丈夫的不如妻子有耐心。

可能是当妈妈的原因,灯芯草总是疑神疑鬼,对即将出生的宝宝充满担忧。河岸边的那片树林在夜色中更加可怖,它经常听到那里传来其奇奇怪怪的声音,还伴随着某种动物被抓时发出的惨叫。尤其是在一个天色蒙蒙亮的清晨,它早早醒来,感到肚饿了,就给蛋盖上水草,离开巢下水找点吃的。它没有游远,先从水底拉上来一些柔嫩的水草来吃,又给自己梳理羽毛。

岸边忽然传来异样的声音,它抬头一看,一只棕色野兔风一般从岸边草地上跑过,后面有一条棕色的身影闪电一样紧追其后。野兔在短距离内跑得很快,但在长时间的高速追逐下,最后总会由于恐惧和力竭而被赶上。一眨眼,野兔就被扑倒,杀手一口咬住它的脖颈,野兔的双腿开始还在蹬着地,很快就不动了。

灯芯草看清这是一个身体细长的家伙,脑袋狭长,通体黄棕色,眼睛里射出凶光。灯芯草打了个哆嗦,赶紧潜下水,憋着一口气回到芦苇荡才冒出来。

一连几天,灯芯草都心神不宁,芦竹担负起一个好丈夫的职责,和妻子一起警惕着四周境况,随时做好与入侵者战斗的准备。

 

灯芯草看到那个杀手是一只雌性黄鼠狼,二十天前刚生下五只小黄鼠狼。林中草地上有一些田鼠和兔子窝,树上的鸟巢里还有一些鸟蛋和刚孵化出的鸟宝宝。这些都是黄鼠狼喜欢的美食。

这几天在多刺的洋槐林里有几窝小兔出生了,鲜嫩多汁的兔宝宝是黄鼠狼最可口的点心。兔妈妈十分紧张,每次外出觅食都小心翼翼把洞口掩盖好。兔宝宝出生后两个星期,就可以到洞口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尝一尝青草汁液的味道。

一只叫三叶草的雌性野兔,扒开洞口的土,让宝宝们出来透透气,今天天气十分暖和。兔宝宝在洞口蹦蹦跳跳,什么都是新鲜的。就在这时,三叶草猛然看到一条黄褐色的身影从树后闪了出来。它赶紧拼命在地上“咚咚咚咚”蹬着,发出警报。惊慌失措的兔宝宝们连滚带爬钻进洞口。三叶草来不及多想,从入侵者身边一跃而过,向岸边草地跑去。果不其然,杀手放弃钻入洞中的小兔,追了上来。

锋利的牙齿刺穿了三叶草脖颈上皮肤,它被雌性黄鼠狼玛雅带回家,给五个黄鼠狼宝宝享用。

 

灯芯草感到身下的蛋壳内有小生命在轻微蠕动,夜里她越发睡不安稳。猫头鹰呜——呜——的叫声划过天空,四下里还有悉悉索索的的响动,那是夜行动物们在行动。

沙沙沙沙——什么声音?即使是半睡半醒,敏感的灯芯草仍然不放过任何可能有危险的细微的声音。她紧张起来,全神贯注地盯着黑暗。嗖的——一个影子从芦苇丛钻进来,夹杂着“泼剌”的水声。灯芯草高声尖叫“喋——喋——”。芦竹也醒了,一边叫着一边和妻子紧紧护住巢。黑暗中两点幽幽的绿光让人不寒而栗。对方毫不犹豫冲上前,芦竹和灯芯草拼尽全力与之搏斗,芦竹有力的翅膀扇在对方的脸上。对方一个趔趄,掉进水里。大概是摄于芦竹夫妇俩的拼命劲儿,入侵者狼狈而逃。

借着微弱的月光,灯芯草分辨出入侵的就是白天的那只雌性黄鼠狼。

黄鼠狼玛雅早就发现了芦苇荡里的这一家,因为它们是浮巢,不如野兔和田鼠容易捕捉。但它仍想试一试,却因地利原因捕猎失败。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