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03月

第十八章 月光下的哀歌

发布者:酱丫丫

这一切,会不会真的只是一个梦呢?
这个梦让我感到难过和害怕。
但我什么时候怕过一个梦呢?
梦,是意念的结果。意念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我的脚踩在松软的沙土上,我想象中海滩也是这样软绵绵的。但现在真实地身在沙滩边,听着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跟想象中的感觉又完全不一样,许许多多的回忆从我的脑海中蹦出来……“蒋小丫你还记得你偷过我们家的一只碗吗?你要是永远留在丫丫村就好了。” “蒋小丫,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上你家里做木雕吗?你除了捣乱别干过别的。”
回忆,是朋友之间共同拥有的快乐时光,我记得王大妈养过好几只可爱的小白兔,在快乐的假期里,小王子叫上我、还有朱小犹,我们带着它们去田野散步。白云如流水般飞走,我们躺在田塍的尽头,和一只只没有名字的,被驯养的兔子一起。有时候,我们忍不住唱歌,随着心情哼到哪儿是哪儿。偶尔,还会看见穿着植材小学校服的学生踩着脚踏车从不远处的公路上穿过,晚霞照亮西边的云彩。
那时觉得:兔子啊兔子,可惜你只是一只兔子,哪怕觉得我唱歌难听极了也只能乖乖坐着,不懂得捂耳朵。但如果你真的捂耳朵,我一定把你暴打一顿。然后我们继续低头喂兔子,喂着喂着,兔子就睡着了,田野呢,越来越衰败,我们呀,就慢慢地长大了。
没有兔子的日子,我们还是喜欢到田塍尽头去。尽头,这个词有着捉摸不透的疑惑,我喜欢所有带着“尽头”的事物。我很想把这些回忆通通告诉海洋精灵,哪怕它真的无力实现我的心愿!它能听我发发牢骚,给我一些意见,我也知足了。
海风从地平线缓缓地吹来,月光的光温柔极了,像夏天里的冰淇淋,夹杂着一丝冰冰凉凉的味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空手回去了吗?”小王子不服气地说。
我拉着他一起坐在沙滩上,“听听朱小犹的意见吧。对了,你们说,我刚才打招呼的那只小海洋精灵,他会记得我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只跟他说了一句话。”小王子说。
“恩,我跟他说,你好,小精灵。”
“恩,没有然后了。”
“没有然后了。”
“每个人都会跟精灵打招呼吧,精灵怎么记得过来。”小王子说。
“他不是精灵吗?他难道无法区分谁善良谁贪婪吗?”我坚持。
“每一个到这里来的人,应该都挺善良的吧,善良跟欲望是两回事。”朱小犹说。
“那我该怎么办?”
“等。”朱小犹看了我一眼说,“海洋精灵喜欢在月光下唱歌,我们不妨看看等下会发生什么事。一切都还只是刚开始呢,你就急于下结论,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是吗?
“噢。”我轻轻地说。我记得在纳尼亚传奇最后一卷书的最后一段,路易斯写道:“阿斯兰说话的时候,他看上去不再像一头狮子;但以后开始发生的事情是那么伟大、美丽,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对我来说,这是所有故事的结局,我确实可以说,他们以后就快快乐乐地生活,直到永远。然而,对他们来说,这仅仅是真正故事的开始。”
故事是永远不会结束的。
“你好,蒋小丫。”有声音从我身后冒出来。
“好熟悉,这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我拼命想,“对了,你是——”
“对,白天我们见过面。”声音从我后面钻出来,是一团圆圆的光,像个大肉粽子那样。朱小犹还说,精灵头顶被光环围绕,看来他也真的只是听说而已。
“你好,来自丫丫村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光说。
“你是刚才那束光?你是小海洋精灵吗?”
“我是,很高兴认识你,你刚才似乎有话未说完。”小精灵看透了我的心。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来之前,难道没有想好吗?”
我酝酿半天,却还是挤不出一个字。
小精灵举起闪亮如火焰的手,火焰大而炽烈,照亮了我的双眼。丫丫村在这团火焰之中,慢慢闪现了。我看到了小黄狗在河边散步,小王子在偷我家的四叶草……我想呼唤他们,可咫尺之遥如阴阳相隔,我很快什么都看不见了。小精灵用温柔的话劝慰我:“你所看到的,正是你此行想要的。”
“我想要的,你们,好像给不了。”我战战兢兢地说。
小精灵飞到我的手心上,“等下我们会在月光下弹琴唱歌,我很乐意邀请你们参加。这会让你更好地理解我们。”
“我们?”
“对,你们。蒋小丫,你已经很幸运了,你有那么好的两个朋友。他们愿意陪你前来寻找我们,是因为你们有着相似的心灵,共同的渴望。有的人终其一生小心翼翼,到头来却一个朋友都没有。而你如此幸运,这还不够吗?”我知道,有朋友陪伴的日子,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独自一人行走,心里会十分孤单。
“是这样的,小精灵,我们早就原谅了蒋小丫的性格缺陷。”朱小犹不紧不慢地说。他说得没错儿,这一路上,我看见命运在给我见证一样东西——固若金汤的友情。我知道,我的性格存在着诸多缺点,我的内心有着许许多多小秩序,一旦秩序受到威胁,我就会情绪爆炸。但朱小犹和小王子,从来没有因为这些缺陷、这些失衡,冷落我。
“随我来吧。我带你们去看一看精灵到底是什么样的。”小精灵指引着我们往山上去。我们所到之处,黑暗躲藏,周围亮如天堂。这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山,几乎都快碰到天了,我们看到了许许多多海洋精灵聚集在此,他们似乎沉沉地睡着了。他们睡在草丛中,睡在树上,睡在云朵上,睡在星辰上,他们静静地享受梦的甜美,暂时卸去了白日的喧闹与疲惫。
我刚想学他们的样子,在月光下睡会儿觉。他们就陆陆续续起来了。他们对着大海,飞舞着,歌唱着,他们的歌声,充满哀伤,仿佛在诉说内心的苦痛。突然,我身边这只小精灵的光熄灭了,接着所有精灵的光,全都熄灭了。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我们无法承受永远的光明。当内心的悲伤难以自已,我们就会对着蓝色的大海,哭泣。”小精灵说,“光明在我们的体内,暂时熄灭了。”处处都是哀怨的精灵之歌。
“你们为何哀伤?”小王子问。
“因为我们世代居住在蓝色的海边,只要一追想永生,就会忍不住哭泣。永生,即永远活着,时光流逝、世事无常,我们却注定要永远承受不死所带来的悲伤和负担,我们对死亡很陌生,我们很羡慕你们人类。”
没有人知道海洋精灵先前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提起这些久远的往事。人们只知道他们从众水的主宰乌欧牟那儿学习了歌唱,他们通过歌唱传达内心的悲喜。
“我们将一直被困于这片海域,直到世界的末了,这,就是精灵的不朽。”多么残忍的不朽。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我以为精灵无所不能,万万没想到他们既然忍受自身的不朽,又要帮助人类,对于这一切,他们毫无办法。我,恐惧着未来,而他们,没有未来。
“如此说,你们将来,要往何处去呢?”
小精灵叹息道,“只有乌欧牟知道。你们人类呢太短暂了,知道得也很有限,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许多是你们未曾探索了解到的。而我们精灵则是太漫长了,知道得太多了,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知道得越多,就越快乐。”
歌声慢慢停了,月亮笼着一层纱帐般的光辉,四周又恢复了静谧,所有精灵又沉沉地睡去了。“在梦里,精灵会流泪吗?”我心疼地问小精灵。“小的精灵会,长大了就不会了。”“那你呢?”“我?”“恩?”小精灵顿了顿,说:“我想,我也该去睡觉了。你们可以也在这山上睡一会儿。”说着,小精灵飞走了。
当精灵们进入梦乡,四周的光再一次亮了起来,我们三个人躺在山顶上,以月亮为被,以大地为床,走了这么远的路,我们还从来没有这样安静地躺着说说话、聊聊天。不过,在我们这种小小年纪,其实,也没什么可聊的,聊学习?聊未来?聊人生……都不足以罢。
我想,我们仅能握在手心的,不过是一丁点可怜的勇气。我从丫丫村远道而来,带着美好的心愿,如今,这心愿,注定泡汤了。
“等你长大了会很怀念,那些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童年日子,但是你回不去了。”“等你长大了会知道,不是每个人想走就能走、想跑就能跑,你做事情要考虑周全。”爸爸的教导在我耳畔响起,他总是一针见血地告诉我所谓的“生活真相”。不管我认不认同,他都一脸正经地告诉我,这就是长大后的世界。
恐惧,逃避,惊慌,被这种复杂心情所缠绕的,也许,并不只是我一个小孩。“这儿是精灵的世界,虽然他们有着无法消除的悲伤,但他们始终是精灵,是高于我们的存在。我们还要走吗?或许,我们可以在这里造三个小房子,一个是你的,一个是朱小犹的,一个是我的。”小王子脑洞大开。
“你不想王大妈吗?”我问他。
小王子想了会儿,说:“该怎么跟你这个笨蛋解释呢?我们遇见了童话世界中的一切,我们那么热爱童话,可现在,让你马上从童话世界返回到现实生活,难道你毫无留恋吗?”不,没有人比我更留恋了。即便无法实现心愿,但起码在这里,我还是跟朱小犹和小王子在一起,要是回到现实生活,我就只有一个人了。
远处,暗沉的地平线像一只沉睡的怪兽,海面起初是平静的,而后却起了风浪,浪头很高很高,一个接着一个向我们砸过来。在恐惧中,我紧紧地抓住朱小犹的手,“不要怕,有精灵在,没事的。”他安心地说,“闭眼,睡觉。”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