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03月

第十五章 黑暗中的露西亚

发布者:酱丫丫

我们大多数人畏惧死亡,喜爱活着。生活的意义,唯有活着才能感受到。但仅仅是活着,生活的意义,似乎又太简单了点。假如,有一个人他活着,但活得很不快乐,他便会觉得做任何事都没有意义,起床没有意义,跟太阳公公问好没有意义,带宠物去散步没有意义,吃饭睡觉没有意义……活着的同时,快乐多么重要!
布谷鸟不是很快乐。
“快乐不是永恒的,就好像我喜欢黄昏,我把它当作快乐的边缘,黑夜一到,快乐就结束了。”朱小犹的话,意味深长。但小王子马上接着说道:“要是黑夜一到,带来的是布满星空的星夜呢?你也不期待吗?”“你都说了‘要是’,万一‘不要是’呢?”快乐,常常伴随着选择,选择,又意味着可能会失望。
“布谷鸟说,他的朋友就在这个山谷里,可是山谷这么大,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他的朋友呢?”我有点儿着急。山谷一片寂静,唯有叮咚、叮咚的溪水声,格外清脆。
“我想,我们离大海不远了。”小王子如释重负地说。遥远的蓝色大海,我们真的快走到了吗?当一个人的心情大放异彩时,他所看到的一切,都会熠熠生辉。我想象着那里有碎浪轻轻喟叹,有珍珠长在沙滩上,有鱼群在日光之下旋转游弋。
可一抬头,太阳仍旧高高地挂在空中,丝毫没有坠落的意思。“不走了,歇会儿。”我愤愤地说。“怎么了?你该不会累了吧?”我忙摇头,“我不累,我就想歇会儿。”山谷中除了溪流,尽都是凸起的小山堆,我们找一个顺眼的小山堆坐了坐。
这个小山堆由古老的碎岩石堆积而成,小王子的好奇心与疑心病总是特别重。“你们说,这后边会有什么呢?”他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块又一块碎岩石,又搬掉一块又一块碎岩石,他迫切地想知道在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
“哎哎,小王子,你这样很危险哎。”我斥责他,“万一这后边藏着一条大毒蛇,它会咬死你的。”“别怕,你们看!”他动作神速,已经搬掉了一大半碎岩石。这时,我们才发现这背后没有藏着什么毒蛇,而是一个神奇的黑洞。“是一个洞。”朱小犹凑近看说。洞口不大不小,可容我们一个个过。“也许,这洞正是用这碎岩石来迷惑人,让人误以为这里什么都没有。”朱小犹纠正道。
但,究竟有什么呢?一个阴森恐怖的黑洞,一个太阳从未照射过的小角落,会有什么?小王子壮起胆子,把五根手指伸了进去,“什么都没有。”他咕哝着。于是,他又把手伸了进去,但还是什么都没摸到。“朱小犹,你拉住我的左右,我把脑袋伸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好。”朱小犹才刚拉住小王子的手,小王子就已经把头伸了进去。
又是一股不可知的强大力量,小王子刚把头伸进去,就被这股力量猛地往里攥,我和朱小犹拼命想拉回他,结果,我们都跟着小王子被吸了进去。我们在黑暗中一直往下滑往下滑,这像是一条深不可测的隧道,我们滑到了隧道的尽头,停住了。小王子第一个着地,我们纷纷压在他的身上,压得他直喊疼。
“这是什么地方?”
“好黑,好吓人。”
“不知道我们掉到了哪里?我已经看不到洞口了。”
“都怪你,你是有多动症吗?”
忽然,我们听到了吱吱吱吱吱吱地声音。“老鼠!”我心想,“会是老鼠吗?”布谷鸟说他有一位老鼠朋友,会是它吗?
“你们是谁?”我们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拔腿就跑,可那声音已经飞快地转到我们面前。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突然,有一盏灯诡异地亮了——我们看清了眼前这位,真的是一只老鼠,脑袋尖尖,噘着嘴,两手张开,还会说话。不过,它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了?我们一脚就可以把它踢飞。但它既然这么小,不足以伤害我们。那我们就先跟它打个招呼:“你是何方老鼠?”我边说边退到了朱小犹身后。
“我住在这里都几百年了,我才要问你们,是何方东西?”它学我说话。
“你认识布谷鸟吗?我们是它的朋友。如果你也是它的朋友,那我们就是朋友。我叫蒋小丫,他叫小王子,还有他叫朱小犹,那你呢,你叫什么?”我问。
“我认识布谷鸟,他是我的朋友。但你们可不是我的朋友。请不要轻易这样说。”它倒是分得很清楚。
“我还以为只有动画片里的老鼠会说话,没想到眼前这只就会。那么,你是杰瑞吗?”小王子挑逗他说。我们好像都忘了,布谷鸟说它不是一只普通的老鼠,能通晓奇事,也许,我们说话,该放尊重点。
“我叫露西亚。”
“什么?”
“露西亚。”它又重复了一遍。
 “哦,跟杰瑞一样,你是外国老鼠,对吗?”小王子抿着嘴笑道。我忙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闭嘴。
“我不是什么外国老鼠。我不属于任何地方。我叫露西亚。我不喜欢在我打扫屋子的时候,被人打扰,所以,请你们离开。”它双手叉着腰,有些生气。露西亚,是的,它要求我们必须这么称呼它,而不是称呼它为“老鼠”或“老鼠先生”。
“露西亚,你在黑暗中怎么打扫屋子呢?”小王子问。
“你们在黑暗中什么看不见,不代表我也什么都看不见。”
“露西亚,你打扫屋子的时候,不能被打扰吗?”朱小犹问。
“当然,我需要安静。”
“很抱歉,我们不是有意打扰。我们是被上面那个黑洞吸进来的。请问这里,只有你一只鼠住着吗?”朱小犹有礼貌地问。
它一听到“鼠”,脸色就不对劲了。“名字对我来说,十分重要。我的名字叫露西亚,不是什么鼠。”他接着说道,“是的,这里就住着我一个人。我的生活很很简单,每天爬出洞口散步、看夕阳,跟花儿打招呼,偶尔还会有几条蚯蚓从地底下冒出来,当我的免费午饭。你脚下站的地方,就是我平时午睡的地方。”他一口气说了许多话。我想起了先知,他早就忘了自己的名字。而这只叫“露西亚”的老鼠,却时刻提醒我们他叫什么,真是奇怪。
 “咦?这个真好玩。”小王子对它这里的厨房很感兴趣,“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小的锅,还有碗。”“嘿,不准动,这里的一切你们都不能动。”它一边跺着脚一边指着小王子吼道。朱小犹急忙阻止了小王子,“他有多动症,对不起。哦,为什么只有你自己住在这里呢?”
“为了躲避敌人。”
“什么敌人?”
“猫。”
“那你的家人呢?”
他缓缓地坐下来,他的口气开始变得伤感,我们没有想到它情绪如此多变,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人类,应该如何安慰一只忧郁的老鼠呢……“在与敌人的战斗中,死去了。只剩下了我,我独自住在这里。”它喃喃地说,“每一个灵魂在死后都会前往快乐的园子,我不知道那园子在哪儿,我一直在等,等待园子的召唤。”听起来,它应该是来自一个很大的鼠类家族,而今,这个家族只剩下它一只活着。
“我在洞口放了很多碎岩石,如此,猫就再也找不到我了。我在洞里永远黑暗,但也永远安全。没想到,你们搬开了碎岩石,发现了背后的洞穴。你们说你们是被吸进来的,对,因为这不是普通的洞穴,而是一个灵穴,吸收任何有形的物质。”
“你永远不会离开这里吗?”朱小犹问。
“我将永远生活在这片黑暗中。”它的口气,坚决,冷峻,却充满了不甘心。
黑暗,漫长的黑暗,就像是一瓶毒药,侵蚀着五脏六腑的每一滴热量。躲避,胆战心惊的躲避,就像是一场噩梦,梦醒了,身体却还在发抖。人类不就是这样吗?比起面对,人类更擅长躲避。遇到不愉快的事,躲起来;遇到不喜欢的人,躲起来。我自己也是如此,遇到暂时解决不了的事,逃回丫丫村,躲起来。躲,是天性,是本能。即便有一天,灵魂一遍遍地拷问自己:要躲到什么时候?要怎样才敢面对?心底就会冒出一个声音回应道:先等等吧,我再躲躲。
“有时,我会发觉自己的身体在膨胀,手、脚、腿好像都不再属于我了。我瞪大了眼睛,一点一点看着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一个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样子,我不再是一只简单快乐的小老鼠了——在梦里,我变成了一只猫。”露西亚的声音、身体都在颤动。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见一只老鼠的手。它是那么瘦弱,那么无力。
“很抱歉,露西亚,我们让你想起了伤心的往事。”朱小犹自责地说。
我很想用我人类的手握住它的手,告诉它:“别怕,梦,是会过去的。”
露西亚定了定神,“抱歉,我今天说的话,好像太多了。好久没有东西掉下来了。”
“没关系,我们很愿意聆听。”
“既然你们认识我的朋友布谷鸟,那他一定跟你们介绍了我。但他眼中的我,未必就是真实的我。”说着,它从口袋里掏出了三粒小果子,“给,吃了这个果子,你们的身体会变得十分轻盈,可以从这里飞出去,我就不送你们了。”小果子红橙橙的,很像红苹果。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吃下去了。“好难吃,苦的。”我咽下去后,狠狠地又咽了一口口水。
过了会儿,我觉得自己像之前被光团推着往上飞那样,脚尖正在轻轻地离开地面,整个身体像吹大了的泡泡,鼓鼓的,要飞起来了。等我再睁开眼,“好快,我们已经飞出黑洞了。”我看到朱小犹、小王子在我身边。我们排成一行,在云里穿梭飞舞。
“我们,还会再见到露西亚吗?”我问。“也许吧,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再相见。”朱小犹的话,充满了哲学味道。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