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03月

第十二章 忠诚于月亮的星星

发布者:酱丫丫

我们在一个低矮的小山洞里躲过了这场大雨。黑云慢慢地开始散去。天空中突然一闪,出现了一颗明亮的星星,接着又是一颗,又冒出了一颗,星星一颗接着一颗出现,很快,满天就挂满了亮晶晶。虽然,它们的光芒远不及太阳,但是这些星星的个头,却比舒城的星星大多了。
“太阳呢?”我有些失落地问。
“在那儿,在月亮旁边,你看见了吗?”小王子指着月亮大叫,没想到,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天空美极了。“好大的星星,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离这些星星越来越近了。”小王子又指着星星说。我目测了一下自己与星星的距离,“我并不觉得它们有变大啊。”
“是吗?我觉得,好像变大了一点点。”小王子把手握成一个圈贴在眼睛上做望远镜状。
“有吗?那个月亮,看起来还是那么小,比我的小门牙还小。”朱小犹说。说着,他张开嘴,露出他的两颗门牙。他的门牙实在是太小了,比我的小门牙还小。
“哎,你们看仔细啦!”小王子坚持。
我又抬头看了看天空,无边无际的星空,满地密条的星光和阳光。天空,真让人捉摸不透,它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奥秘,仅仅是头顶这一片未知的领域,就已经让人深深感到人类自身的弱小与无力。我想起小时候,夏天一到,雷雨一阵一阵砸下来,那时,我一个人走在荒芜的田野,雷追着我跑,真有一种被老天爷追杀的感觉。
曾经,我还做过一个白日梦:把丫丫村所有的凳子、椅子、桌子、房子统统叠起来,也许就能碰到天了。“星空啊,那么浩瀚,在星空下就会觉得自己比芥菜籽还小。”我自言自语。
 “哎——又在嘀咕什么呀蒋小丫?”小王子冲我嚷嚷,“你在说你自己是一颗芥菜籽吗?如果你是芥菜籽,那我就是一颗星星。我希望自己变成一颗大星星,每天都能发光那种。”他想得可真美。我忍不住笑他,“星星是不会发光的,笨蛋。”
“普通的星星的确不会发光,不过,忠诚于月亮的星星,就是会发光的。”
“什么,忠诚于月亮的星星?你从哪儿听来的?”我追问小王子。
“朱小犹说的。”我和小王子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朱小犹。
朱小犹说:“忠于月亮的星星是会发光的。”
“哈哈,我乱讲的,星星怎么会发光,哈哈哈。”朱小犹翻了小王子一个大白眼。
“上次,你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小王子不肯罢休。
“上次,我是怎么说的?”
“上次,你说离月亮最近的那颗,就是忠诚于月亮的星星。不管月亮走到哪儿,星星都会跟着它,如影随形;如果月亮坠落了,星星也会跟着它一起坠落。”
“你确定是我说的吗?”朱小犹露出一副完全想不起来的表情。不过,他说过那么多很有道理的话,就算一时间想不起来也很正常。
“幸好月亮永远不会坠落,那么星星也就跟着不会坠落啦。不过,就算有一天月亮真的坠落了,也未必毫无补救——兴许,海洋精灵可以拯救它。”我差点把海洋精灵给忘了。
“这跟海洋精灵有什么关系?”小王子不懂我的逻辑。
“海洋的水来自天空,天空把水往海里灌,海却灌不满。水往何处来,就往何处去。因此,天空也是归海洋精灵管的。”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天哪,这还是我认识的蒋小丫吗?”小王子一脸惊讶地盯着我,“这些大道理,你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自己感悟出来的。”
“切,不要骗人了,我还不清楚你吗?”小王子对我越来越“尖酸刻薄”了。
“我知道得还不止这些呢,说出来我怕吓死你。”
“那你吓死我吧。”
“哼,你想听我说什么?”
“你既然这么自信,那你了解我们所身处的这个宇宙吗?” 小王子歪着脑袋问我。
“我了解。比如,在晴朗的日子里,一到晚上,我们就会看到满天的星星。在这些星星中,像太阳那样的星星叫恒星,它能发出耀眼的光芒;而像地球这样围着太阳转的星球叫行星;像月亮那样围着地球转的星星叫卫星——”我话说一半,小王子就急匆匆地打断了我,“你说的这些我和朱小犹都知道,有没有我们不知道的?”他,未免太小瞧我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干脆说最重要的部分好了。“星空是很大很大的,大部分星星会在2500万年后回到原来的轨道,原来的地方。我们人也是这样,在2500万年之后,再次经历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遇见我们会遇见的人。”
“这个……是什么意思?”小王子听得一头雾水。
终于也有我给小王子解释的时候了。“蠢货,你不是问我了不了解所身处的这个宇宙吗?我告诉你,我不仅了解宇宙,我还由此了解我们人类。我们要好好珍惜现在的友情,尤其是你,不要动不动就嘲笑我。因为,下一次我们认识的时间是在2500万年后,到那个时候,你才能重新认识我蒋小丫。”
小王子将信将疑地戳了戳朱小犹,问他:“你觉得蒋小丫说的是真的吗?”朱小犹顺着我的话叹息道:“我不知道,不过这真是一个无比遥远的周期,2500万年?都不知道几个蒋小丫,还有我、你活过、死过了,又不知道要活过、死过多少个我们才能重逢。” 朱小犹的话,使整个话题变得格外沉重。宇宙是有限的,也是公正的,它给所有人的机会都一样。宇宙啊,令人谦卑,令人害怕。这种怕,是敬畏。
以前每次失眠,我都习惯性地从床上爬起来,看星夜、望星星,有时望着望着就掉眼泪了——总会有这样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爸爸妈妈那屋已经鼾声起伏,阳台上的水仙、百合、一窜红、紫罗兰,宝石花蹁跹在风中,冷风灌进来,让人禁不住打寒颤。我呢,却在星空下哭泣。好像,所有的不愉快,只要一碰到星空,都会爆发出来。
其实我们大多数人呢,喜欢低头看着脚下,忽略了天上有值得我们仰望并鼓起勇气的事。太阳渐渐地向西移动,星星依旧一闪一闪,那闪耀着的,也许是木星,也许是金星,也许是别的什么星,它们离我不知有多少光年。
世界极其安详,造物主多么伟大,人类何其脆弱。心对一切的感知,比身体强烈多了。
小王子突然感慨道:“蒋小丫,我想,除了我们,没有人愿意会陪你到这样的地方来了。”
他似乎太把自己当回事。“坦白说,我并不是只有你们两个朋友。”我小声地嘀咕道。
“彩云会愿意撇下一切,陪你到这里来吗?”小王子用了“撇下一切”这样严重的词。他这句话,让我有些害怕。他们两个人陪我走了这么远的路,而我对未来到底有多少把握呢?
我只是因为留恋过去——留恋放学回丫丫村的日子,留恋丫丫村泛着温柔的金黄色夕阳,留恋家家户户弥漫着那种米饭的香味,留恋晚饭后跟小王子一起去散步,听彩云唱岁月之歌弹好听的钢琴曲……留恋,见证着我的一己私欲。“我也想像那颗忠诚于月亮的星星那样,一辈子忠诚于丫丫村。”我没有接小王子的话,我有些伤感。
“忠诚可不是你光靠嘴上说说的,它包含着勇敢、坚强与无畏。而你,你太脆弱了。”小王子的话,让我深受打击。是的,表面来看,的确是这么回事。但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为了做一个忠诚于丫丫村的人,我踏上了寻找海洋精灵的道路。
如果,我从未想着要去寻找海洋精灵,从未想着走上这条路,那么,我就真的还是原来那个蒋小丫,那个胆小、退缩、敏感的小姑娘。当然,现在也是。可我能感觉到:我的心灵变了,变化极为细微,因为太细微,所以不易被察觉。可是,还是变了。在变的同时,我也没那么迫切了。
我知道我在宇宙之中,在这片辽阔与未知之中,比一粒尘埃还要小,这样渺小的存在,对于海洋精灵来说,太不值得一提了。而我现在这样天真地努力,或许,对结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在宇宙之间怀抱希望多么的美啊,想象着实现的那一天,梦想的光芒惊现,一个人,若能无畏地追逐在旁人看来不可能的梦,这份勇气,比梦想更为耀眼。
当然,大人们只会劝我不要沉湎过去,要学会适应,生活是往前走的。妈妈如此说,爸爸如此说,老师当然更是如此说了。尤其是在考试之后,老师总是这样安慰学生:“没关系,你只是还没适应,下次加油考得好一点,这次就算了!”等下次你还是没考好,也许老师仍会用同样的话安慰你,直到你一而再再而三考不好,直到他对你完全失去了耐心。哎,这种事,可真不好说。
要是爸爸知道我是为了实现重回丫丫村弄出这么多事,他一定会失望透顶。“沉浸在过去有用吗?”爸爸的年龄比我大很多,他有更多的故事,更纷杂的回忆。可之前他带我上街遇到他的一个老同学,那人热情地跟爸爸打招呼。爸爸握着他的手哈哈地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名字,一路上都在跟我嘀咕着:总之我一定认识他的,可是他叫什么呢?
我倒是挺喜欢现在的自己,认识的人没有爸爸多,经历的事也没有爸爸多,但我都能记住。假如现在冲上来一个同学,哪怕他只露出两个贼溜溜的眼睛,我都能第一时间认出:哼,就是你,偷了我两块橡皮。
小也有小的好呀。
小,还能守住心中那份绝对的忠诚。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