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09月

大黑熊与小黄车

发布者:朵朵飞

秋日的沉思森林,云淡风轻,流水淙淙。大黑熊图钉正急匆匆地从山谷往家里赶。走着走着,一抬头,他发现河谷边的草丛里,有一抹鲜艳的黄色。

会是什么呢?巨大的哈密瓜?被遗弃的稻草人?还是传说中的外星人飞碟?图钉踮起脚尖,悄悄来到草丛边,伸长脖子一看,哟,是一辆黄色的自行车呀!

是谁的自行车丢在这里了?图钉一伸手,把车从草丛里抱了出来,仔细打量,还是一辆崭新的小黄车呢,车把手亮闪闪的,后座上的商标还没有撕掉。

“啧啧。”大黑熊图钉咂咂嘴,围着小黄车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这么好的车,丢掉了的话主人该有多伤心呀。”

他想了想,丢下手里提着的一长串鲜鱼,四处张望着,挑中了一棵最高大的树,朝手心吐口唾沫,“嘿哟嘿哟”地抱着树干,爬到树上去了。

树可真高呀,可大黑熊图钉一点儿也不害怕,爬树对他来说简单得就像是家常便饭。他爬上高高的树杈,四下眺望着,抽动着鼻子。可是,山谷里静悄悄的,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闻不着——这个季节里,很多的鲜花都凋零了。

在树杈上呆了一阵,图钉又“哼哧哼哧”地爬了下来,摘干净身上沾上的枯叶,他决定把这辆小黄车带走。

他打量着小黄车,它有两个轮子,两个踏板,还有一个狭窄的车座。图钉伸出手掌比划了一下,车座还没有他的手掌长。他想象了一下自己的屁股坐在这个车座上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哆嗦。更不用提,图钉可从来都没有骑过自行车,他可不会。

可这根本难不倒他。图钉一手握住小黄车的车身,轻轻一举,就把小黄车抗在了肩上,另一只手捡起刚刚丢下的鲜鱼,继续轻快地走在山谷中。

 

大黑熊图钉敲响野猪满月家的大门时,满月正忙着修剪一盆鲜花。她打开门,接过图钉递过来的鱼,说:“进来吧。”

可等满月把鱼都放好,图钉还是没进来。满月疑惑地探出头一看,图钉正蹲在小黄车前,一副鬼迷了心窍的样子。

“哪儿来的?”满月走过来问。

“河谷边的草丛里扔着的,我等了一会儿,看没人来就扛回来了。真不知道是谁丢的。”

“是呀,这么新的小黄车,丢了的话会很着急吧。”满月也蹲了下来。

“你不是一直想骑自行车吗?”图钉忽然说。

“那倒是。”满月点点头,自从在山下的镇子上见到自行车,满月就一直想骑骑看,“不过,这是别人的车,我们不该骑。”

“对,我也没骑,我是扛回来的。这么小的座位,我可骑不了。”图钉舔舔舌头,说。

“进来喝点茶吧,等会儿我们去找猫头鹰阿强,说不定他知道是谁丢的。”满月拍拍图钉的肩膀,回屋里烧茶了。

晌午时分,阳光正好,远处的原野,在炽热的阳光下透出点些微的金黄,几只红蜻蜓在满月家的窗前飞来飞去。图钉坐在特制的大藤椅上,端起脸盆大小的茶杯,喝了满满一杯的茶。

“真舒服啊。”过了一会儿,他的鼻尖上冒出了汗。

他们喝好茶,吃了点心,一起出门去找猫头鹰阿强了。

 

猫头鹰阿强刚刚睡醒,他认真听了图钉和满月的讲述,皱起了眉头。“黄色的自行车,我在镇子上倒是看到不少。可谁知道是谁丢的呢?不如这样,你们写一个失物招领,我把它贴在镇子上。”他说。

“那就这么办吧。让失主到我家来取。”满月说。

当晚,猫头鹰阿强就把失物招领送到了镇子上。

可是,一天过去了,又一天过去了,没有人来满月家取走自行车。

“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地址没有写清楚?可我分明写了‘沉思山谷半山腰野猪满月家石头房子’呀!”满月说。

“是啊,镇子上的人大多都知道满月的呀。”图钉揉揉鼻子。

“没关系,再等等吧。可能是没看到呢。”阿强说。

到了第三天,大黑熊图钉刚过中午就来到了满月家。他有预感,今天一定会有人来取自行车。他们泡好茶,坐在藤椅上,透过窗户向外张望着。

等啊等啊,不知不觉地,图钉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忽然,一阵声响吵醒了睡着的他。他睁开眼皮,看见一个男人正鬼鬼祟祟地在窗前的那辆小黄车前忙活着什么。

“呔!”大黑熊图钉从窗口跳出去,“你是干什么的?”

男人吓了一跳,举了举手中的一台小机器。“我、我是来拿小黄车的呀。”

“哦,你看到‘失物招领’了吗?是你丢的小黄车呀。”图钉挠了挠脑袋,“下次要看好自己的东西,这么新的小黄车,随便丢在草丛里,被人偷走了多不好。”

“是呀,”满月也走了出来,“幸好我们捡到了。”

“你们……你们误会了。”男人支吾着,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是……我是共享单车猎人。”

“猎人?”图钉蹦起来,随手拿过一个磨盘挡在胸前,“沉思山谷早就不让猎人打猎了!”

“不不不!你误会了!”男人举起双手,手中那台机器闪着金属的光泽,大黑熊图钉见势不妙,飞起一脚踹了过去,那台机器砰的一声飞了出去。与此同时,野猪满月闪电般地冲了过去,捡起机器,冲着男人大喊,“不许动!你的武器现在是我们的了!”

“不不不!你们误会了……”男人捂着手臂,颓然坐在地上,“我是共享单车猎人,不是打小动物的猎人呀……”

“什么?”图钉和满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问号。

 

过了一会儿,图钉、满月和男人都坐在了满月家门前的小圆桌旁。一番解释之后,图钉和满月大概明白了男人是干什么的。

“就是负责寻找丢失了的自行车的呗。”图钉说。

“我们太莽撞了。”满月又给男人递过一杯茶,“真对不起。”

“不不不,是我没说清楚。”男人检查着那台机器,“只不过我的手机坏了,这下也不能把自行车骑回去了。”

“为什么?你不会骑吗?”满月问。

“是这样的,自行车是上锁的,只有通过手机扫一下车座后的二维码才能骑。等骑到山下,我就把它搬上汽车,送到它该去的地方。”男人解释了一大串,看了看满月和图钉,又总结道,“也就是说,必须有手机才能骑。”

“抱歉,我们都没有手机。”满月和图钉说。

图钉站起来,“这很简单,我可以帮你把自行车抗到山下去。”

“不用那么麻烦,下次我再来就好了。”

“没关系,今天你要是没能把自行车取走,是不是也没能完成任务呢?让我帮你吧。”说着,图钉走到小黄车旁,拦腰扛起了它。

“那……那就谢谢了!”男人鞠着躬,向满月告别,“谢谢你的茶。”

“我们弄坏了你的手机,对不起。”满月也鞠着躬。

就这样,在明亮的阳光下,满月站在石头房子外面,看着大黑熊图钉扛着小黄车,和男人一起,走向下山的路。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