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09月

魔鬼和瓶子

发布者:凶巴巴的小恶龙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在7,8世纪吧,欧洲当时还处在封建社会,神权高于君权。

  在人们普遍将耶和华奉为信仰的时候,魔鬼却表达着他的与众不同。

  其实这个时候,魔鬼还不能称之为魔鬼。

 

  在人们唱赞美诗的时候,魔鬼总是说:“上帝已经遗忘了你们,街上的饿殍依然存在,他们每日向上帝祷告依然没有改变现状;死去的士兵脸上一片痛苦,他原先也是虔诚的教徒;你们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魔鬼说的这番话正好被路过的主教大人听到了,主教还没有动作,他身边的守卫已经抓住了魔鬼,阻止他的胡言乱语。

 

  魔鬼被处以火刑。

 

  魔鬼因为生前并不信奉耶和华,死后也没有升入天堂,可是他的灵魂也不愿步入地狱。魔鬼就在世间游荡。

 

  这天,掌管天堂之门钥匙的小天使忘记了把钥匙拔了下来,魔鬼正好游荡在这边,他轻而易举地进入了天堂。

  天堂一派灯火通明,小天使们引着那些面上含笑的人,把他们送到不同的房间,蔷薇花怒放着,鸽子停在树梢,圣洁而美丽。

  魔鬼推开了小天使领着的人,把房间的门砸开,他躺在上帝的床上喝起了新鲜的葡萄酒,随即打碎了瓶子。

 

  就在魔鬼把天堂弄得一团糟的时候,上帝回来了。

  上帝看着魔鬼充满恶意的眼睛,里边是荆棘丛生,仿佛看一眼就会被刺到一般,上帝拿出了一个瓶子,把魔鬼关在了里边,随手把瓶子扔了下去。

  瓶子落到了一块海域上。

  瓶子自小在上帝身边长大,每日小天使们会认真地除去他身上的污垢,把散发着香气的玫瑰放到他身边,上帝温和醇厚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瓶子每日在鲜花和芬芳中醒来。

  而今降落的这个海域,每日瓶子都要忍受太阳无情地炙烤,海浪毫不留情的冲击,海雾茫茫,看不清岁月尽头,海鸥偶尔擦过海面,却不会带来上帝的讯息,游鱼为了躲避天敌,每日东躲西藏。

  夜深人静的晚上,天空中看不到一丝光亮,身体里装着一个亵渎上帝的罪人,瓶子觉得自己也已经被污染了,他觉得自己再也不是上帝的瓶子了,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活着了,他随着这块海域,变成了一件死物,瓶子再也没有说过话。

  魔鬼一刻也不曾停止自言自语。

  魔鬼起初还去撞击瓶子,期待能够重见光明,然而瓶身坚硬如铜墙铁壁,魔鬼渐渐地放弃了尝试。

  魔鬼却从不曾停止呐喊,说着上帝的伪善,说着天堂的丑陋,说着自己想见光明的渴望。

  就这样,混混沌沌,不知过了多久。

  一天,瓶子看到海面上驶过来一艘大船,瓶子几乎是一眼,就辨认了出船头上挂着耶和华上帝的画像,瓶子仿佛被解除了咒语一般,如梦初醒,他兴奋了起来,想要划开水面,飞到上帝身边。可是他身体里装着一个魔鬼啊,举步维艰。瓶子急得嗷嗷大叫。

 

  魔鬼不知外边时间的流逝,也很久都没有听到声音了。

 

  初听到“嗷嗷”声,魔鬼以为是瓶壁上传来的回声。可是他很快地打消了这个念头,刚才,他并没有说话。

 

  在过去漫长的时光里,瓶子屏息凝眸,神情麻木,五官像是雕刻上去的一般,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魔鬼看到瓶子的嘴张开一个大大的口,他能清晰地看到唇的轮廓,瓶子的手脚挥舞着,看在魔鬼眼里,像极了张牙舞爪的幽灵。

  魔鬼觉得开心,他一直都知道只有一个自己被禁锢在瓶子里,瓶壁上传来的回声唯唯诺诺,一点都不是盎然的张扬。

  魔鬼敲敲瓶壁:“喂,伙计,你可算说话了,你看到了什么,需要帮助吗?”

  瓶子却挣扎地更激烈了,那艘船并不是朝他们的方向驶来的,眼看着上帝的画像离他越来越远,瓶子变得越来越急躁。瓶子看到大海上的鲨鱼出没,将那些从船上抛掷下来的人拆吃入腹,海风吹涌猩红的海水,空气中泛起令人作呕的血腥气,瓶子望见船,似要驶向天边,变成了一条线。

  瓶子沉默了。

  瓶子不知怎么,突然有了说话的欲望。

  他对魔鬼述说自己在天堂的生活。

  “天使来给我梳妆打扮

  玫瑰在怀里散发芬芳

 

  白鸽来把歌唱

  蔷薇开着紫色的小花

  上帝忙于奔波

  却总是慈眉善目

  四个精灵围在老夫人身旁

  听她讲人间的故事

  主教,教徒

  都是那么虔诚

  他们如我们一般尊敬上帝”

  魔鬼听完之后,沉默了许久,讲起了自己的经历。

 

  “我已忘记我的名字

  或许叫爱德华或者叫约翰

  谁知道呢

  我的父亲

  是一名士兵

  随军出征

  再也没有回来

  我的母亲

  是镇上最美的女人

  那衣冠楚楚的主教

  强掳她去接受修女的教诲

  我的妹妹

  早已饥寒交迫

  不知尸骨何处

  人世间尽是伪善

  上帝从来不会听到我的声音

  瓶子气急败坏地跳起脚来,“你,你,你,你这样是不对的,你应该……”

  “人有见识,就不轻易发怒。宽恕人的过失,就是自己的荣耀?”

  魔鬼冷哼了一声,并不再说话。

  天亮了又暗,朝去了暮来,一天,瓶子还在沉睡中,忽然被旁边炸起的浪所惊醒。

  瓶子看到海面上亮着灯,火光从一个洞孔里飞出,飞快地落到一点,炸起浪花无数。瓶子看到了翻起的鱼,蹬着白眼,血肉淋漓。

  瓶子远远地听到有人在喊:“推翻上帝,我们要自由,我们要共和。”

  借着漫天的火光,瓶子得以看见有有一些人,伸出了他们邪恶的手,将上帝的画像,撕成粉碎。

 

  瓶子陷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里。那夜人们狰狞的笑声突然和魔鬼对上帝的咒骂交织在了一起,魔鬼张大了身形,在他们背后耀武扬威,趾高气扬。

  瓶子变得疯癫了起来,他开始咒骂魔鬼,说他们的罪恶,说他们对上帝的亵渎。

  魔鬼起初还算心平气和,后来也变得暴躁起来。

  “我出去以后

  要把你连皮带肉吃光。”

  魔鬼狠狠地威胁着。

  瓶子想到了天堂里殷红的玫瑰,想起了海风带来的血腥,想起了白花花的身体,瓶子想起了过去那么多的麻木的岁月。

  残阳如血,霞光流淌在海面上,瓶子觉得在长久的永恒里,自己的灵魂一直在炙烤着。瓶子觉得自己疲惫不堪,已经说不出话了。

  渔夫从海边捡起了一个瓶子,和里边的魔鬼达成了交易,将魔鬼放了出来。

  魔鬼的身形膨胀起来,足足比上帝的屋子还要大,他看着渔夫惊恐的表情,毫不犹豫地将他吞进肚子里。

  他看着躺在地上死气沉沉的瓶子,将他连皮带肉吃光。

  魔鬼在世界上活了过来。

  end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