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08月

我养了一条路

发布者:朵朵飞

我养了一条路。

这是真的,它就在我的门外。

路的种子是买来的。店里戴着鸭舌帽的售货员跟我说:“记得回去要定时浇水,清理杂草,你还可以去花店买一些花种种在路边,种些树也可以,这样你的路才会长得好。”

我嗯嗯地答应了。可并没有照他说的做。我只需要一条路就可以了,只要迅速、快捷,管他是开满鲜花还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那全不重要。

出乎意料的,路长势很好,大概是阳光、雨水充沛的原因,它很快就变成了一条笔直笔直、光溜溜的大路。路上干干净净,连一颗石子也没有,就好像一场龙卷风刚刚刮过一样。

每次我打开门,站在路上,我的路都会问我:“主人,您去哪儿?我这就送您去!”

“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办公室,我要去上班。”我穿着西装,打着领结,夹着公文包,在清晨的阳光下像模像样。

“立刻就送您去!还是老样子,越快越好,是吗?”路说。

“当然!”

只一瞬间,我就来到了办公室楼下,我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我想,我养的这条路对我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该怎么形容他呢?笔直笔直的,光溜溜,空荡荡。无论去哪儿,他都不会有哪怕绕一个弯子。我对他说了,一定要最近、最快、最不绕弯子的路。他都做得到。

每周五天,每天两次,我乘着我的路,从家里到办公室,从办公室到家里。到了周末,一切又不一样了。

周末我没有单位餐可吃了,只好叫外卖。外卖小哥每次送货也是无比迅速。他们按响门铃,在我打开房门后,总是一脸惊诧:“您的路真是太快了,我刚刚踏上它,它就一路把我带到您这儿了。”

“当然!目标明确!所有的快递员都不会迷路的。”我挑着眉毛,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周末我的门铃总要响很多次。一日三餐啦,咖啡啦,加班要用的文件啦,厕纸洗发水啦。我怀疑,虽然是我养的路,但我用它的次数远远比不上其他人。

它从未给我找过麻烦。有时候,半夜我忽然接到老板的电话,让我参加紧急会议或是立刻出差,我会毫不迟疑地准备好东西,拉开大门,站在我养的路上对它发号施令:“机场,我要去机场!”

“越快越好!”它回应着,“嗖”的一下子,就把我带到机场去。因为是半夜,我只觉得夜空中的星星一闪而过,偶尔想抬头看一下,可没等我看清,就到达了目的地。

它是懂我的。在我亲自去购买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中,它是最让我满意的。只不过,有的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我会亲自去买一条路呢?到那家店里去买,真是奇怪,我早已习惯了在网络上下单,然后坐在家里等快递员上门呀。后来我想,也许是因为我没有路呀,没有路,快递员怎么去我家呢?所以我还得自己去店里买东西呀。那么,在我养这条路之前,我是怎么出门的呢,奇怪,我怎么有点忘了呢?

但是这些不重要,总之,养了一条属于我自己的路后,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快捷、迅速。渐渐地,路还帮我做了一些我想不到的事情。

比如,有一次,我有一个客户,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在我这里下一个订单。那个订单金额很大,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不在焉地踏上我养的路,一眨眼的工夫,它把我带到了某个地方,我抬头一看,嗬,怎么是个奢侈品店呢。

路说:“去买个包吧,你那个客户最喜欢这个牌子的包了。”

“你怎么知道呢?”我问。

“我可是路呀,世界上最笔直最迅速的路,我什么都知道。”它说。

于是我买了一个包,然后路带我去了客户那里。客户一脸惊喜又一副推让的样子。我说:“买卖不成情意在,就当是朋友送的。”总而言之,客户是收下了。

接下来,我在家待着的时候,门铃响了,快递员送来了订单。

我捧着订单,“这真是太棒了,多亏你了!路!”我对路说。

可路没有说话。我的路不怎么爱说话,它的性格和它的样子没什么差别,都是笔直笔直的,光溜溜的,一句废话没有。

后来,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我获得了升职加薪,有更多的加班,更多的出差,更多的会议,更多的客户。我变得更忙碌了。每天在路的帮助下穿梭个不停。路也似乎越来越笔直越来越光溜溜了。办公室、家、会议室、机场。如果把我的路线图在纸上画出来的话,一定是这几个地方之间最直的连线,一条又一条,不断重复着。

终于有一天,我回到家,瘫在沙发上,打开手机查看了我的银行卡余额。那个数字吓了我一跳。半晌后我哈哈大笑起来,一直笑了五分钟。接着,我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我想,我终于可以歇歇了,什么老板,什么客户,现在我就是我自己的老板,我要休息!

我穿上T恤和短裤,戴上鸭舌帽,收拾了行李,站在路上。

“主人,您要去哪儿?”

“去休息!去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大声说着,然后等待着“嗖”的一下,路带我到一个舒舒服服的地方去。

可是,什么也没有。正午的太阳在光溜溜的路上明晃晃地晒着,让我眼睛发晕。“怎么不出发?”我问。

“我不知道哪里是休息的地方。”路说。

“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启发它,“阳光,沙滩,美女,椰子林!就去那样的地方,去海边呀。”

“啊,我懂了。”路说。

于是,嗖的一下,我到了。

我抬头一看,嘿,可不是,我到了一片沙滩上,海浪正一层层地拍打着金色的沙滩,泳装美女在远处的海水中嬉戏。我赶紧跳进了海水里。

呸!怎么跟我想象的不一样,海水又苦又涩,阳光晒得人简直要脱皮。只一会儿,我就爬出了海水,可沙滩更是滚烫滚烫的,我的嘴发干,最近的卖椰子的小摊却在很远的地方。

最终,我坐在椰子摊上,喝完了一整个椰子。想了想,又踏在了路上。

“路,换个地方吧。”

“去哪儿,主人?”

“环游!环游世界!”我大喊。

“好的。”路说。

一转眼,路带我来到了埃及,金字塔,骆驼,他们就在我眼前!我刚要伸手去触摸,一道白光闪过,眼前的景色变了,是亚马逊丛林呀,猴子们吱吱叫着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不错;白光闪过,这下是北极,冰天雪地,我不禁抱住了胳膊;白光闪过,这是哪儿?是宇宙吗?为何天上挂着一个巨大的蓝色星球,哦,这里是月亮上呀;白光又闪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我好像环游了世界。

“您决定好您还要去哪儿了吗?”路问。

“呃……”我一时语塞,我要去哪儿呢?我好像去了很多地方,又好像哪儿也没去。“还是回家吧。”最后,我说。

这次,我在家宅了整整一个星期。期间,我连窗帘都没有拉开过,更别提出门了。我甚至懒得开门,每次点快递,我都要他们把东西放在门口后离开。这样我就不会看到任何一个人了。

终于,到了第八天的时候,我点的早餐一直没有送来。

“怎么回事?”我打电话说,“我要投诉!”

“可是,没有路去你的地址呀!”

“什么?”我跑到门口一看,哎呀,果然,我的路,我的那条笔直笔直、光溜溜的大路消失了,我的房子孤零零的,谁都来不了了。

“对了!”我对着电话大喊,“用公路呀,用公路!”我总算想起来在养一条我自己的路之前,我是可以走在公路上的。

“如果是以前倒是可以,现在不行了。无敌先生,现在您的地址是‘无敌先生养的路1号公寓’,既然您养的路不见了,这个地址也就没有人能送得到了,公路也不行!”对方耐心地解释着。我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我们这就给您办退款。”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我打开房门,门外是花花绿绿的世界,太阳照旧在头顶上散发着永无止境的热量。然而我的路曾在的地方,现在空空荡荡。

我望着门外毫无指望的风景,倚着门框上,慢慢滑坐在地板,难道我就要这样饿死呀。

这时,叮铃铃,电话又响了。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喂!”

“喂!你好!是无敌先生吗?我是售后人员,您在我们这儿买了一条路回去养,您还记得吗?不知道你是不是遵照我们的嘱托给它种了鲜花和树木呢——”

“嗨呀!我的树丢啦——”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在我跟售后人员讲述了我的路的故事之后,他告诉我,他们会去查路跑到哪儿去了。三天后,一定帮我把路找回来。

三天后?我颤抖着打开冰箱,对着里面仅剩的两盒泡面发了半天的呆。

然而售后人员没有食言,三天后,路回来了。我拉开门,看见路的样子并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我忍住三天只吃了两包泡面的饥饿感,细细打量它。

它瘦多了,并且杂草丛生。这都没什么,跟从前最大的不同是,它不再那样笔直光溜了。以前,站在门口,你可以看见路的尽头一直延伸到地平线上去。可现在,它曲曲绕绕,并且不断分支出许多小径来,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看不到它的尽头。

“你……怎么了?”我问它。

“我遇到了另一条路。”沉默了片刻,它回答道,“可是我是一条笔直的路,只有这头和那头,因此我只见了它一面。你记得吗?就在我们去海边的时候。有一条长满玫瑰的路。”

“你去找它了?”我问。

“是的,”它点头,“为了寻找它,我得不断分出岔路,不断拐弯,你没发现你宅着的几天里,快递送得越来越慢吗?我不再是那条又直又快的路了。如果我是那样一条路,我也不会这么容易被他们找到,再回到这里。”

我想了想,安慰它说,“其实你可以不回我这里,他们答应给我新的一条路。也许你应该去寻找你想要寻找的。”

“不必了。”他打断了我,好像并不想再谈论起这个话题,“现在我是一条很慢很慢的路了。你想来走一走吗?”

“走一走?”

“是的,走一走,我不带你到任何地方去,因为我没有目的地。我有无数的分岔,可能通向任何地方,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你去哪里。弯曲而分岔的道路虽然缓慢,可就是这点好。当然,如果你希望我重新变得笔直,我也会很快变回来的。”

“那么,就走一走吧。”

它不再说话了。夕阳照在杂草丛生的路上,弯曲的小径似乎通往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我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地走在路上。这才发现,杂草丛里,这里一朵那里一簇地开放着不知名的小花,蜻蜓和蝴蝶在草丛中飞舞,散发出湿润而清香的味道。

我随意走着,脚步逐渐变得轻盈,看到有小径,就拐进去,再在下一个分岔处随意选择一个方向。慢慢地、缓缓地走着。渐渐感觉不到饥饿,而眼睛似乎不够用了,每一个方向,好像都有不同的风景。

落日似乎静止在地平线上,温柔的余晖洒在路边的稻田、溪流和山楂树上,一切的色彩显得那么温柔清新。

终于,我拐上了一条开满玫瑰的小径,在夕阳中,那些花朵好像烛光一样闪烁。芬芳之中,掩映着一座色彩鲜艳的木屋,挂着一个木牌:未名花店。

我穿过玫瑰的火光,推开店门。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鲜花吗?还是需要花种?我们这里有玫瑰、薰衣草、紫罗兰……”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