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03月

打了个喷嚏!

发布者:朵朵飞

春天的山丘里,巨人正枕着一只手,侧躺着在那里打盹儿。春雨在他的身体上都下了好几回了,他周围也都长出来一掌多高的小草了,他还没有醒。

谁叫他是巨人呢?吃的饭是普通人的100倍,喝的水是普通人的100倍,打个盹儿,大概也是普通人的100倍。

于是,在春天,在巨人打盹儿的第七天,他缓缓张开眼睛,开始要从这一觉中清醒过来了。他的鼻尖嗅到春天的味道,脸颊感到春天的风,就连脚趾头也被柔软松动的泥土里蒸腾出的水汽,弄得潮乎乎的。

就在这时,两只小老鼠出现了。他们并没有怎么交谈,就呼哧呼哧的,爬到了巨人的身上,在巨人肩膀处停了下来。

“就在这儿吧。”穿蓝裤子的小老鼠说,“这儿最高,能看得好远呢。就在这儿野餐吧。”

“阳光真不错。”穿红裤子的小老鼠坐下来,打开提着的篮子,一样一样把篮子里的香肠、面包和牛奶拿出来。“比起远方的风景,这些香喷喷的食物更能吸引我的眼球。”他说。

这是一句双关语。我们知道,所有的小老鼠都是近视眼,这两只小老鼠也不例外。尽管穿蓝裤子的小老鼠鼻梁上架着眼镜,但远处的世界在他的眼里,依然只是蓝色绿色的一片。

两只小老鼠铺开餐布,坐下来野餐了。巨人轻柔地呼吸着,呼吸声像是风。他眯缝着眼镜,感受阳光晒在眼皮上的温暖斑点,鼻子里嗅到了一阵香气。

是小老鼠们自己做的香肠吗?真香啊,夹杂着迎春花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巨人忍不住张大鼻孔,狠狠地吸了一口。

“噗!”一个什么小东西像子弹一样弹进了巨人的鼻孔,乱撞了几下,又“嗡嗡”地飞了出去。

是一只讨厌的蜜蜂呀。巨人刚这么想着,一阵剧烈的痒痒从他的鼻孔袭向全身,他忍不住一缩鼻子——

“阿嚏!”一个巨大的喷嚏从他的胸腔直冲上来。

两只小老鼠像是被忽然抛到了空中,画出两道不怎么优美的弧线,连同餐布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摔落到草丛中。

还好他们是小老鼠,只有一丁点儿大,才不会被摔坏。两只小老鼠从草丛里爬起来,晕头晕脑的。

“是地震了吗?”穿蓝裤子的小老鼠问。

一朵云慢慢地从他们头顶飘过,远处的水鸟静静地在湖边蹚水。

“大概是吧。不过现在停止了。”穿红裤子的小老鼠在草丛中倒下,伸开双臂,“我们还要继续野餐吗?”

“当然。”

五分钟后,两只小老鼠又爬到了巨人的肩膀上,摊开餐布。那上面,除了他们四处捡回的食物,还多了两支小花儿。

巨人仍静静地侧躺着,刚才的喷嚏让他的鼻孔下挂上了两条鼻涕,但他懒得动手去擦,就这样眯缝着眼睛晒太阳。嫩绿的小草在他身体四周“咔嚓咔嚓”地生长着。

忽然,一只圆圆的、红色的瓢虫沿着巨人的一根胡须爬了上来,一直爬到巨人的嘴角。然后,这只瓢虫伸出一只小脚,试探着触了触那条亮闪闪的鼻涕。

巨人努力伸着嘴唇,眼睛用力地往下看,才能看到小瓢虫那可笑的样子。

小瓢虫毫不知情地用它的小脚,在巨人的鼻涕上蘸了好几下,直到脚上变得黏糊糊的。它好像生气了,一双翅膀从硬硬的甲壳下弹出,忽的一下飞走了。

巨人终于忍不住了,他看见自己的鼻涕被瓢虫带出一条长长的银丝,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忍不住笑了,鼻子里冒出巨大的泡泡,就在这时,一阵冲动从胸腔袭来——

“阿嚏!”又是一个巨大的喷嚏。

两只野餐的小老鼠再一次摔在了草丛里。穿蓝裤子的小老鼠摊摊手,“又地震了吗?”

“我觉得更像是打雷!”穿红裤子的小老鼠挠挠耳朵,“但是天气这么好,怎么会打雷呢?”

五分钟后,他们再次回到巨人肩上。

经过两次地震,餐布上的东西不多了。他们三口两口吃掉所有东西,开始在巨人的肩膀上翻起跟斗来。

巨人静静地躺着,感受着肩膀上轻微的动静,直到这动静一直翻到脸颊上来。

穿红裤子的小老鼠好像很乐于在他的伙伴面前露一手,一连串跟斗翻到巨人的脸颊上,终于摔了一跤。他于是就势坐了下来。

“快来!这里的草丛好像更软呢!”他坐在巨人的汗毛里,招呼穿蓝裤子的小老鼠,连尾巴不小心钻进巨人的鼻孔里都不知道。

好痒痒呀。巨人想。经过刚才那个大喷嚏,两条鼻涕已经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巨人的鼻孔重新变得又干净又湿润。但是,这条小尾巴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好痒痒呀。

巨人的手指头忍不住捏紧了身下泥土。

两只小老鼠聚在了一起,小尾巴也收了回去,他们在巨人的脸颊上跳呀蹦呀,玩了好久,直到太阳偏西,才兴高采烈地提着空篮子离开了。

阳光依旧暖暖的。两只小老鼠消失在远方的草丛中。巨人用手一撑地,像一座山似的坐了起来。他皱一皱鼻子,张开嘴,眼睛微闭,呼吸停顿。

“阿嚏!”几秒钟后,一个前所未有的喷嚏打了出来。

真舒畅呀。这么想着,巨人站起身来,拍拍屁股离开了。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