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03月

周末看电影:中国四大经典动画长片

发布者:漪然

说起动画长片,我们会立刻想起一串国外的名字:迪士尼、皮克斯、梦工厂……中国这几年也频频推出一些所谓的动画长片,不过说真的,我觉得那些玩意儿纯属是在给自己人丢脸,实际上,从1999年的所谓复兴动画电影的宝莲灯开始,就呈现出一部更比一部烂的势头了。不过,要说起真正的中国动画电影经典,我认为,不输给《冰雪奇缘》之类的国外巨制的,还是有那么几部的。而且一提这些大片的名字,我相信大多数的父母也都知道,只是很可惜,它们真的为数不多,屈指数来,也只有三部半称得上可以流芳百年的精品而已。

 

第一部——难以逾越的开山之作《大闹天宫》(1961-1964):

几乎所有的中国孩子都知道西游记,而有一个中国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就梦想把西游记的故事拍成动画片,这个孩子就是万籁鸣。为了完成这个梦想,他耗费了大半生的心血,从1940年建立工作室完成黑白动画片《铁扇公主》开始,直到1961年完成《大闹天宫》上半部,历经战乱、解放、大饥荒等种种大变革时期。当时没有电脑制作,全凭手绘,一般来说,10分钟的动画就要画7000到1万张原画。在当时上海美影厂的倾力支持下,1964年,万籁鸣终于又得以完成了《大闹天宫》下半部,可这部完整版的电影却因为文革的开始而未能在当年上映,甚至因为有人说,玉皇大帝嘴下的那颗痣是在“嘲讽领袖”,还让万籁鸣被隔离审查。而当时的原画、赛璐珞版也全部损毁和丢失。

直到1978年,这部电影的修复版才得以重新面世,并一举获得当年第二十二届伦敦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苦尽甘来的万籁鸣这才算是终于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梦想。这部动画片不仅仅好在制作精良,而且剧本也极其贴近儿童审美,虽然改编自名著,却不拘泥于原著,全片充满了一种乐观向上的精神,给中国动画长片奠定了一个极高的起点,至今难以逾越。

在1997年10月7日,98岁的万籁鸣去世之后,他的墓上也没有放传统的碑石,而是放了一卷展开的电影胶片的雕塑,胶片上的孙悟空正从云雾缭绕的花果山中腾空而起,好像要陪伴这位中国动画的创始人去天宫上翱翔。

 

第二部——文革后的奇迹《哪吒闹海》(1979):

这是上海美影厂为庆祝建国30年而制作的一部献礼片,为了赶时间,整部电影的拍摄制作只用了15个月,但是却并没有成为一部残次品,而是成为了仅次于大闹天宫这样的开山宗师级别的一部中国动画经典,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且,这部动画片创造了很多第一,不仅仅是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后的第一部动画长片,也是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的中国动画电影,还是第一部出现在戛纳电影节的华语动画长片。

如果说大闹天宫那样的动画片是本来没有政治色彩,偏有人硬要把它和政治扯上关系,那么,哪吒闹海则是一部本来就着明确政治任务色彩的献礼片,据说迫害哪吒的四海龙王就是在隐喻四人帮,但是由于导演和编剧的高明,这部动画片虽然改编自封神榜中无比黑暗残忍的一段神话故事,又带着沉重的政治任务,却演绎成了一个关于童年、成长、独立和自由的感人肺腑的故事,并让许许多多的孩子和大人看着这部动画片倏然泪下。这部影片也奠定了动画电影中的一种成人儿童皆可看,而且不同年龄能看出不同意境的“中国学派”。而这个高明的导演和编剧,身兼水墨画家和文学才子双重身份的中国动画界一代奇才王树忱,不仅用笔名王往担任了《哪吒闹海》的编剧工作,而且他也同样是接下来我们要介绍的第三部中国动画经典《天书奇谭》的导演和编剧。在退休之前,他还参与制作了中国水墨动画中最典雅空灵的一部《山水情》。三部动画代表作,三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他却全都驾驭得当,游刃有余,称之为一代奇才,真是毫不为过。

 

第三部——原创动画的喜剧高峰《天书奇谭》(1983):

如果说《哪吒闹海》是一部让人每次重温都会泪下的动画电影,那么,《天书奇谭》就是一部能让人每次重温都笑得不行的动画电影,除了那神奇的想象力,还有那源自古籍却不拘泥于古籍的大胆而超前的原创精神,几乎没有更多的地方,能让人看出这两部动画片的导演和编剧是同一个人。而相比4年前的那部为献礼任务而匆促完成的作品,《天书奇谭》无论在制作还是编剧上都达到了精益求精、炉火纯青的地步。同样作为一个孩子的成长故事,蛋生,这个从蛋壳里蹦出来的孩子,比起从肉球里蹦出来的哪吒,也更为可爱和憨厚。

据说《天书奇谭》的主要情节是来自罗贯中原著、冯梦龙改写的《平妖传》,但在原著中,袁公是一只为九天玄女看守天书的得道白猿,蛋生是一个想要偷盗天书的年轻和尚,而导演将故事整个改写,大胆创新,并参考了民间泥娃娃的风格来设计主人公,实际上,几乎凡是和民间艺术有关的元素,比如,年画,戏曲,绍兴泥娃娃……都被天衣无缝地运用在了这部动画大片中,其中有一段小和尚与老和尚为了争夺狐狸精而打架的细节,还有从聚宝盆里不断冒出来的县太爷爸爸的细节,都运用了戏曲中的丑角造型和夸张动作,使得这部电影充满了“功夫喜剧”般的笑料。结果是一不留神,在创造动画片的同时,王树忱也创造出中国喜剧电影的一座高峰。

 

 

第四部——永远少一半的缺憾《西岳奇童》(1984):

作为四部经典长片中唯一的一部木偶片,《西岳奇童》真是身世坎坷。本来,美影厂从1953年划分为动画片小组和木偶片小组之后,导演靳夕是踌躇满志,要把中国木偶动画发扬光大的,他千里迢迢跑到捷克去和国际木偶片大师特伦卡学习,也是为了学成归来,好让自己木偶动画小组的水平能和国际接轨。可当他终于苦练好了技术,也拍了多部木偶动画片积累好了经验,决定要在自己退休之前,结合中国传统戏曲故事“宝莲灯”,来拍一部木偶动画的杰作的时候,他却遇上了美影厂在1985年的又一次大改革。这次改革,据说是由于80年代后期,大量国外动画涌入,与此同时,在广东成立了大批为国外厂商代加工动画的动画公司,用高薪挖走了美影厂许多老资格的技术员,导致美影厂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方向,不再拍摄长片,只做短片。也有人说,这是国家不再定价收购美影厂的电影,而改为让美影厂投入市场自谋发展的结果。总之,这一切,最终导致的就是《西岳奇童》只拍完了上集,而下集,在靳夕有生之年,再也未能投入制作。

靳夕是带着遗憾离开人世的,虽然在他去世后的第九个年头,由美影厂组织其他的导演续拍了一部完整版《西岳奇童》,但是,沉香再不是那个沉香,霹雳大仙也再不是那个霹雳大仙,一切都已经走了样,二十年前看过原版上集的小伙伴们,也无论如何都没法承认,这个西岳奇童就是当年的那个西岳奇童了。看着美影厂后来拍的什么《宝莲灯》、什么《勇士》,我们不得不承认,那个中国动画片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些兢兢业业只为作品不为金钱而工作的人,已经不会活过来了,而我们唯一还拥有的,就是这些人留下的不灭的童年回忆。

 

相关链接:

维基百科上的大闹天宫

那海的深处隐藏着什么(哪吒闹海影评)

《天书奇谭》蛋生记

中国木偶动画与奠基人靳夕

上海美影厂兴衰故事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