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12月

对深圳儿童绘本剧嘉年华的思考之五

发布者:乔安妈妈

前面谈到了每一个绘本剧,现在,我想谈一下其他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开场对官员们、评委们、赞助或者支持机构的介绍,两个孩子主持呆滞地念完这一大通名字,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所以感觉时间特别长,心里想着赶快结束这种无聊的介绍吧,这样的开始让我觉得这不是孩子们的嘉年华,这场绘本剧大赛不是以孩子们的欢乐开始的,而是以为某些机构或者政府官员贴金开始的。其实,要将这些信息传递出来也可以有其他办法,比如用大屏幕以字幕的方式来进行,而不是让两个孩子站在台上念半天,我看到这两个孩子做这件无聊的事情感觉很难受。


第二个问题是评奖,作为评委我觉得评分的时间太短暂,在没有看完全部剧目之前,我无法判断哪一个剧的舞美是最棒的,哪一个剧的表演是最棒的,等看完之后我来不及打分就上交的评分表,所以草草打分,本来还在为自己没有认真地履行好评委职责内疚,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全部剧目都莫名其妙获奖了,这不是百花奖的双黄蛋了,是十黄蛋啊!这下我心安了,不必为自己没有负责而难受,因为我的评分没有任何意义,即使我认真评分了也没有意义,组织方早就安排好了每个剧目都要获奖,至于是获得舞美还是表演奖还是编剧奖,有什么关系呢,孩子们都捧着这个没有任何含金量的塑料杯去高兴吧,那些家长们会怎么来认识这个奖呢?家长的内心真的会认为这个奖是名至实归吗?既然要下一个十黄蛋,还不如干脆就嘉年华啊,孩子们只是为了玩来到这儿表演,而不是为了获奖来到这儿表演,或许,对于孩子们来说,不评奖才是真正的嘉年华,他们没有争取奖项的压力,只有快乐的嘉年华!另外,不评奖的嘉年华去掉了功利心,让孩子不是为了得奖而参加,否则,评奖会助长孩子和成人的功利心。


第三个问题是表演,孩子们的表演毫无生命力可言,整场表演结束,真正能够将表演从内心发出的只有《纸袋公主》中的火龙,其他的人(包括成人)的表演大多如行尸走肉般,没有灵魂,只有之前排练的动作、站位、对扩音器里的口型。这次的所有剧目都是表演前先录制好每一位演员的台词,然后从扩音器里放出来,每一个演员在表演的时候,都要忙着对扩音器的口型来表现台词,所以,我们看到在舞台上,当一个孩子在表演自己的角色的时候,某个情节的动作已经做了,位置也站对了,但扩音器里还没有传出他的台词,他就只好紧张的等着台词的声音出现,一旦出现台词的声音,就急忙张嘴去对口型,看到这里,我内心里在呐喊“这还是表演吗?!!!!!!”


当孩子在表达一个角色时,每一个表演的动作都是来自演员用生命对这个角色的理解,每一句台词都应该是演员对角色情感体验之后而用自己的声音发出来的,这是评价一个演员表演是否到位的基本标准,在这样的过程中,孩子用生命去领悟绘本中角色的精神,然后再用自己的生命来表达这个角色的精神,这个过程是孩子用生命与绘本和角色链接的过程。而我看到的这些绘本剧却充斥着假和空,演员与要表达的角色之间没有生命联系,连说话都是对口型,还有什么真实可谈!孩子们都忙着按照成人的要求去做,而失去了自己对角色的感受,也失去了自己的表达,在这些绘本剧表演中,最基础的真善美都失去了,带着成人痕迹的假大空表演,会给孩子带来什么呢?


我并不是在苛求主办方和演员们要达到奥斯卡级别的演出要求,我只希望看到孩子们用自己的声音表达角色,用自己的感受表达角色,用自己的情感体验角色,即使不完美,即使站位不对,即使台词记不住,至少还有孩子本身在这个剧里,而我看到的是一群被成人摆弄的木偶,没有孩子灵魂呈现的嘉年华!


或许我们会说:我们做绘本剧是孩子们和家长们在一起玩玩,值得这样上纲上线吗?我的回答是:如果几个家庭在自己家客厅里演出这些绘本剧,无可厚非,只要不出客厅演出没有什么,但是,当作为政府都参与的一个品牌活动出现在公众面前时,这就不是几个家庭在一起玩玩的事情了,错误的教育理念和方法在这次的演出中已经传播开来,无法回收了!说的难听一点,自己害自己可以,害他人就不可以!


在这次深圳绘本剧嘉年华中,我看到了大众对于教育的浮躁,踏踏实实地对待孩子的成长,是每一位父母的职责!也是每一位教育者的修养!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