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月

对深圳儿童绘本剧嘉年华的思考之一

发布者:乔安妈妈

20141123日,我有幸被邀请作为深圳2014“书香福田”绘本剧嘉年华的评委,观看了参加本次嘉年华的绘本剧表演,这次绘本剧嘉年华是三叶草故事家族举办的第六届绘本剧大赛。记得第一届绘本剧大赛的时 候,我也有幸作为评委参加,还记得第一届的绘本剧情景,给我的感觉是剧本立意符合新的教育理念,孩子们和家长们在这样的绘本剧表演中真正有寓教于乐的正面 作用。之后,我便没有机会再参加三叶草每一年的绘本剧大赛了。


当第六届绘本剧大赛被邀请做评委的时候,我内心很激 动,我没有理由不相信经历了五年磨砺的第六届绘本剧大赛不精彩,于是,内心对这次绘本剧大赛有了很高的期望值,带着这样的期望值来到深圳,看了参赛的全部 绘本剧后,我非常失望,失望到我不愿意在评委点评的环节发言。我知道自己的性格,要么说真话,要么不说话,我选择了在当时没有将自己的内心感受说出来,我 知道,那样的场合不适合。


三叶草的创始人都是我的朋友,我昨晚想了一夜,要不要今天将这篇博文发出来,在写下这篇博客的时候,我的目的不是给三叶草的朋友看的,我是想写给以后要参加绘本剧大赛的编剧们看的,出于这个目的,我想三叶草的朋友们不会因为这篇博客与我“绝交”哈。


好了,书归正传,我想谈一下这次参赛的绘本剧存在的硬伤,我所说的硬伤,是指绘本剧所传递出来的价值观为孩子带来的错误引导。我从每一个绘本剧存在的硬伤来谈。


第一个绘本剧是《澡缸里的国王》,讲述了一个国王整 体泡在澡缸里不愿意出来,他觉得泡在澡缸里是很舒服的一件事情,于是,为了让国王出澡缸,王后、大臣、小丑们等纷纷进行引诱,希望国王离开浴室,但是,人 们的努力都失败了,国王泡在澡缸里与王后进餐、与大臣钓鱼、与武士练舞、与小丑们跳舞,最后,在人们无计可施的时候,两位佣人拔掉了澡缸的水塞,澡缸里的 水流干了,国王终于不泡澡了。这个剧的结尾看似符合儿童趣味却没有内在逻辑,同时也对孩子处理问题的方式有错误导向。按照国王的权利,拔掉水塞的佣人可能 被处死,国王不可能因为没有了水就离开澡缸,只要国王内心想继续泡澡,就可以命令佣人将鱼缸的水加满。佣人拔掉水塞来处理问题的方式是一种粗暴的对抗方 式,这样的方式容易引起对方的不满,从而产生矛盾,这是人类的正常心理。在这个绘本剧中,结尾的粗暴方式给孩子传递的处理问题的方式不是用智慧,而是用对 抗的方式,这就是我说的剧本的硬伤。这个剧的结尾应该是呈现人们高度的智慧下,国王从内心深处真的不愿意继续泡澡了,然后自动离开澡缸,让看到这出绘本剧 的孩子感受智慧带来的精神享受,但是,我们没有看到。


第二个绘本剧是《蚕豆大哥的床》,讲述了蚕豆大哥有 一张宽敞舒适的床,毛豆、豌豆、荷兰豆、花生等小弟小妹们都想来蚕豆大哥的床上睡一睡,蚕豆大哥自然不让,小弟小妹们对此有意见。有一天,蚕豆大哥的床不 见了,小弟小妹们决定把自己的床让给蚕豆大哥,大哥却嫌弃这些床都没有自己的床舒适,不愿意睡。又过了几天蚕豆大哥找到自己的床了,发现床上多了两个鸟 蛋,鸟妈妈正在孵蛋,后来,小鸟出生了,鸟妈妈也带着小鸟飞走了,蚕豆大哥找回了自己的床,也让小弟小妹们来水自己的床了。在这出剧中,传递给我们的是 “个体必须要满足他人的要求,个体如果不满足他人要求,就是不爱他人,就是自私,不会受人喜欢。”这样的理念在更深的一个层次上来说,个体没有权利坚持自 己的意志,否则就是不符合社会道德,这就是这个剧本的硬伤。我们看到蚕豆喜欢自己的床,不愿意他人睡自己的床,这是蚕豆自己的意志,与社会道德无关。在现 实中,如果他人要求睡一下我们的床,我们也是发自内心的不愿意啊,我们也有权利告诉那些想睡我们床的人:“我不喜欢别人睡我的床!”为什么蚕豆就不可以拒 绝他人的这个要求呢?为什么蚕豆就一定要满足别人的愿望呢?为什么蚕豆拒绝别人的要求就是不道德呢?这样的价值观是对蚕豆人格的不尊重。如果蚕豆的小弟小 妹们遭受的灾害,无家可归,没有地方睡觉,而蚕豆有一幢大房子,可以收留小弟小妹们而蚕豆却不收留,此时,我们可以对蚕豆的道德进行评判,但是,在小弟小 妹们正常生活的状态下,他们要来打搅蚕豆大哥的生活,蚕豆大哥有权利拒绝他们,这样的蚕豆大哥才是懂得人际界限的,而那些小弟小妹们无端要求睡蚕豆的床被 蚕豆拒绝后产生了对蚕豆的不满,这是缺乏人际界限的行为。在剧情的结尾,蚕豆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做了一个没有人际界线的蚕豆,而这样的蚕豆受到了欢 迎!我晕!


第三个绘本剧是英文表演的,我听不懂,于是不在此评论了。


未完待续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