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09月

第三届童阅会 8月作业:《我家的阅读现状分析》

发布者:嘉怡妈妈

在亲子共读这条路上,我的资历太浅,这个过程也是断断续续,走走停停,尤其是现在嘉怡已经到了四年级,课业任务逐渐繁重,留给亲子阅读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便如此,对我而言,和女儿或躺或卧、耳鬓厮磨着读绘本的时光已经足够光怪陆离、变化万端。在我看来,这不是什么学习任务,它和下棋、一起游戏、做手工并无不同,然而,从另一方面,它确实让我们邂逅无穷魔法与惊喜。

三岁之前,嘉怡在南通爷爷奶奶身边,为此我们也错过了孩子最佳的亲子启蒙阅读时期。所以,真正开始亲子阅读是从嘉怡过来上幼儿园开始的。和很多母亲一样,大部分时候我会困惑于:阅读时间长短改让孩子做主,还是由大人控制?绘本里真的有很多孩子完全不理解的词和内容,绕过她们,还是通盘照搬?怎么挑选肯定适合我孩子的绘本?

这些都是非常非常大的亲子共读问题,我也经常被击败,摔得鼻青脸肿。可后来有一天——想必你们也有这样的体会,真的会有奇迹似的某一天,当你们漂浮在大海上,丧失方向感,因为屡战屡败,你们已经忘记这趟旅行要去向何方了——突然,天色微露曙光,你发现你们要去的幻想王国在及目可见的地平线上。只要你真心为爱朗读,这一天一定会来到的。

作为一个在亲子阅读上面曾经经历过许多失败的妈妈,我只能说说等待那一天到来之前,我自我励志似的运用过的一些方法,还请大家一起批评指正。

关于亲子阅读时间

曾有妈妈问我,你每天花多少时间和嘉怡共读。事实上,我从未计算过有多少时间花在亲子阅读上,我们会划出某个彼此都很轻松舒适的时间段,用心来感受孩子在某本书、某一页、某一段文字上所需要的阅读时间。有时候,在嘉怡感兴趣的一页,她愿意凝视很久,笑得嘻嘻哈哈;有时候,她会飞快地抛弃整本书,这个时候,我一定是给予她99.9%的掌控权,对自我意识特别强的孩子来说,这关系到她对书本阅读这项活动的定义和好恶,想想当你快乐地吃着清粥小菜,突然有人要搬出整套满汉全席非要和你共享时,你自己是什么感受?捍卫她们的兴趣,真的比让她们像成年人一样读完一本书重要得多。

因此,如果现在有人再问我,你每天花多少时间和嘉怡共读,我会回答,莫测,我只能把这段时间给予这段旅程,但我不用表计算时间。

关于绘本的语言

对很多进行共读的父母而言,痛苦的不是跟孩子述说故事情节,不是靠自己的想象讲完一个故事,而是怎么处置在绘本中出现的形容词、动词和比喻句。

孩子根本听不懂这些,多半我会照着念下去,重复念,等他们理解没有错啦,但是,这真的有用吗?很多妈妈有着和我一样的困惑。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书本之中,而在书本之外。

现在,我想你和我一起停下翻开绘本的手,想一想通过这些绘本,你到底希望自己和孩子走向何方。通过亲子共读,让孩子感受你的爱。希望向她初步描绘她将要步入的现实世界,并希望她心中永存一片幻想王国,想必很多妈妈的想法和我一样吧!

亲子阅读,不在于阅读本身,而在于你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因此,我非常珍视绘本中的哪些形容词,对我来说,当形容词降落在孩子们的心田,她们的世界就有了颜色,她们掌握的形容词越多,描绘世界的能力就越强,而她们和世界的关系也就越亲密。

再说动词,其实绘本里很多动词不是写出来的,而是画出来的。之前我说不能计算我们的阅读时间,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经常演绘本,演真的是个好方法,有时候你甚至没意识到它到底有多好。嘉怡属于体觉型的孩子,一开始真是因为有趣,我们会重点演某本书的某个表情,某个动作。《不要再笑了,裘裘》这本书,我们还全家总动员在图书绘本馆进行了表演,当时,我模模糊糊地想,即使嘉怡长大忘记这本绘本,她也一定记得爸爸扮演的大熊时用爪子在她身上戳来戳去让她忍俊不禁的时刻。

记得有一次嘉怡在小区里玩,有老人经过,问她:小朋友,你在干嘛呢?嘉怡回答:我在仰望月亮呢!那时她才刚上幼儿园中班,老人笑起来,说:你知道什么叫仰望吗?嘉怡慢慢抬起头,说:就是这样抬头看啊。那一刻,作为妈妈的我真是惊喜。共读久了,你会发现,那些关系触觉、味觉的词,动词,形容词在孩子心里沉淀最久。我们要做的,是把这些谜一样让孩子们着魔的词从孩子心里打捞出来,晾晒下阳光下。让孩子明白,这些词能给他们带来怎样的真实冲击。因由这样,这个世界便在她们心中展露自己的轮廓。

最后,是比喻句。我觉得大人太害怕比喻句了。但对孩子来说,她们和比喻句是天生的好朋友,不过孩子们的比喻句有时是封闭的,内向的,她们会把不熟悉的东西比喻成自己熟悉的东西,比如把星星比作眼睛,下坡比作滑滑梯……她们从自己可见、可感、可视之物大踏步跨向她们未知的世界,这是涂抹在孩子们幻想王国的浓厚色彩。

关于绘本的选择

很多妈妈都纠结如何选择绘本,我也是其中一个。建立孩子的绘本库确实花费不菲。最重要的是,你永远不能保证弹无虚发,本本都是她们的最爱。

松居直等先贤交给我们的保障性做法是,首选获得国际大奖的绘本,接着,因为网络发达,我们还可以参照许多绘本达人、亲子阅读推广人的推荐,像杨政老师、王人平老师、“深圳小刀”老师……可是,还有个阴森森的理论像幽魂一样徘徊和显现:所有的推荐仅仅是推荐。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自己的孩子——这没错,但是,有时候在挑选绘本时,你会有选择恐惧症似的彻底失措,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该把什么绘本摆在孩子面前。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以上说法都适用于现实,而对主妇而言,最重要的是,算好你的预算,接着,让自己忘记话了多少钱,放轻松。只要不买太过超龄的书,不对自己的荷包形成压力,别纠结“我必须买哪本绘本”这个问题。孩子会长大,会遇到无穷无尽、无法详述的人和事,绘本不过是她与世界的第一次邂逅。总有些巧遇在你的计划之外,接受和相信命运。

关于这点,我还有另一个感受要说。有段时间,我疯狂迷恋我最喜欢的画家的绘本,尤其热衷像大卫·香农、理查德·凯斯瑞这样元气充沛、每根线条都带着哈哈大笑气质的画家。可后来松居直的一句话打动了我。在他看来,孩子拥有的绘本就是她最初的美术馆,是浸入她骨髓的美学构成因素。所以,万一你收了你大不以为然的绘本,不放也捂紧喋喋咒骂的嘴,掐住钱袋,看看凝视着画面的孩子,对自己催眠说:“看呀,他们能看到美!”

总而言之,亲子阅读是让我感觉“我们好像在做一件需要双方共同完成的事”,打开绘本,就像打开共同亲密感的介质。但是,就像之前说的,共读的目的绝不是绘本本身,而是和世界达成默契。所以,当我们感到对某一绘本足够熟悉时,选择放下它,闭上眼睛,用想象力填充它,因为这个世界最终的支撑物,不是绘画,不是文字,不是所有的词汇,而是想象力和彼此之间爱的记忆。亲子共读这个行为的本身,是为了放下绘本去面对世界。这有这样,这珍贵的旅行才是毫无束缚、全然自由的。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