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05月

护犊子的妈妈

发布者:骨朵儿


饭都凉了。
在门口张望了无数遍,快七点的时候,芝麻才呼哧呼哧的跑回来。
“去哪儿了你?一天比一天回来的晚。天都黑了,谁家孩子这么晚回家啊?心里没数你!”
我一边数落着,一边给他拍打身上的土。他贴在我身上,脏兮兮的小脸在裙子上蹭来蹭去。
“这又是怎么弄得?”我点着新添的几道伤痕问。
“不知道。”他挣开我的手,吸溜着鼻子往卫生间跑。
这孩子就这样。问他什么都问不出来。我生气地数落着,一边又凑过去帮他洗脸,洗手,打肥皂。肥皂沫蹭到伤口,他“嚯嚯”的叫疼。我又是生气,又是心疼,赶紧找出碘酒,消了毒。又涂了点药膏,才算放下心来。
我搬到这个小区才刚刚一周。小区里有一座小山。不高,还不到100米。山的入口,就在我家门前。上山下山,都是同一条路。从搬过来第一天,芝麻就爱上了这儿。整天往外跑。每天早晨一睁眼,就跑出去,不到饭点不回来。每天不是扯烂了衣服,就是擦破了皮。
饭菜又重新热了一遍。
“快吃吧儿子。吃完饭赶紧洗洗,我给你再涂点药。以后可要注意了啊。。。”
话还没说完,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还挺急。
谁啊,这个点儿?我看了看表,都8点了。
“咚咚咚!咚咚咚!”又砸上门了。
这么没有礼貌!
我一肚子不高兴,透过猫眼先看了一下。门灯没开,模糊中看出来人个子不高,应该是个女人,还抱着一个孩子。是邻居吧?我猜测着。虽然不高兴,但还是脸上先挂了笑,把门打开。
老天,我这是什么眼神儿啊?必须得配眼镜了。早要是戴着眼镜,说什么这门我也不能开啊。门口站着的,哪是娘儿俩呀,是娘儿仨!而且,不是人,是猴子!三只猴子!除了我看见的那俩,还有一个半大的,抓着妈妈的尾巴,躲在身后,只露出半张脸。
我赶紧关门。猴子多灵巧啊,那个妈妈已经一步跨了进来,一手抱着小的,一手扯着大的,往屋里一站,冲着我横眉怒目地质问:“你就是芝麻的妈妈吗?”
奇怪了,她明明说的不是人类的话,为什么我听得懂呢?我看着她,迷迷糊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看你家孩子把我孩子打的。”她把躲在身后的孩子拽出来,往我面前一推。“从你家孩子来了,我儿子身上天天带伤。你看他的尾巴,让你儿子揪的,到现在尾巴根儿还疼呢。你看看这脸上。。。。。”她提着孩子的耳朵,把一边脸转过来,给我看。
我明白了。敢情是来告状的。我的火腾的一下子窜上来。这下我可知道芝麻的伤是怎么来的了。
“我还纳闷呢,我家芝麻天天带了伤回来,我还问,谁家孩子怎么这么厉害呢,天天挠出一身的伤,我这孩子厚道,啥也不说,为这,刚才我还跟他生气。芝麻!”我转身叫芝麻,芝麻也学那个被展示伤口的猴子,躲在我的身后,露出半个头。我把他揪到前面,上上下下的指点着:“你看这胳膊上,这腿上,我还寻思,这伤口也不像树枝挂得呀,还有这脖颈上,你看,好几天了,这嘎渣还没掉呢。。。。。”
“你怎么这么说话呢?你儿子这算伤吗?就是挠了一下,小孩子闹玩儿,可你儿子下手多重,他用树枝子打。。。。”
“我儿子的伤不是伤,你儿子的伤才算伤,合着你家孩子是孩子,我家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对吧?”
天下竟然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人!我简直气炸了肺。管他什么礼貌教养,我抻着脖子,扯着嗓子跟她一起喊。怕什么?大不了你挠我,还不定谁输呢?
就这样,我俩比了一阵嗓门大小,然后又怒气冲冲的瞪了一阵眼珠子。眼珠子累的几乎要掉到地上的时候,芝麻叫起来:“妈妈,还有开心果吗?”
我回头一看,嚯,合着我俩在这儿抻着脖子嚷,孩子们自个儿倒有老主意,都凑到餐桌那里去了,又吃又喝,相当嗨皮。俩猴子坐在桌子上,面前一堆的香蕉皮,花生壳,看来没吃够,还在底下翻呢。芝麻坐在桌子边,悠荡着小腿,一边喝着小米粥,一边问我:“他俩喜欢吃开心果,问还有没有?”
你别说,还是猴子反应快,猴子妈妈一下子扑过去,把两个孩子一人拽了一条腿,从桌子上扯下来,“谁让你俩坐桌子上的?一点礼貌都没有,坐到椅子上。”两个小猴跟头骨碌翻下来,吱吱直叫。我赶紧过去劝解。“哎呀,小孩子嘛,哪那么多规矩。好了好了,孩子,我给你们去拿开心果,等着啊。”
我到储物柜,拿了开心果,又找到一袋松子,满面笑容的走出来。对芝麻的朋友,我总是充满热情。
两个猴子一见我手里的东西,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抢了过去,还你争我夺,又喊又叫,妈妈在旁边瞪眼睛,他们也完全看不到了。猴妈妈露出羞惭的神色说:“你看,就认吃。”我说:“谁不是呢?芝麻也是一看了好吃的就精神。小孩子可不就是这样。”
我们面对面,坐在餐桌旁,看着孩子们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竟然忘记了刚才的争吵。
夜深了。孩子们都露出倦怠的神色,芝麻揉着眼睛,小猴子爬到妈妈身上,大一点的那只也恹恹地靠在妈妈身边,周围突然安静下来,我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看,我们还不如孩子。”我笑着说。
她点点头,似乎难为情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半晌才说:
“等明天,到山上来,请你吃果子。”
“好。”我爽快的答应着。
我抱着芝麻,给猴妈妈开了门,她抱着小的,背着大的,跟我说再见。芝麻趴在我肩膀上,像梦话一样含混地说:“明天等我啊,我去找你玩。”他的朋友趴在妈妈的背上,摆了摆手。
“好,明天见!”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